陶铸之女陶斯亮放话:人民已经为林彪平反

2017-07-16 02:24:35

2014年是林彪集团核心成员李作鹏、邱会作的百年诞辰,在“李作鹏、邱会作百年纪念赠书会”上,与会红二代分别作了发言。陶铸之女陶斯亮称:“我觉得现在今天参加这个邱会作叔叔和李作鹏叔叔的这个活动,我觉得有个想法,就是不管过去怎么样,人民已经为他们平反啦……不论是林彪叔叔,永胜叔叔,吴法宪叔叔、李作鹏叔叔、邱会作叔叔,其实人民已经都是在正面看,已经铭记了他们,认可了他们的丰功伟绩。”以下是回忆发言实录,摘自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


2006年11月16日,陶铸之女陶斯亮出席暨南大学百年校庆活动(图源:VCG)

李冰天:父亲李作鹏临终前说自己的骨头都是红的

尊敬的各位老大哥、老大姐,尊敬的各位战友、朋友、同学们,尊敬的各位嘉宾:

大家好!

今年四月是我父亲和邱会作伯伯诞辰一百周年。邱伯伯是4月16日生人,我父亲是4月22日生人。我和路光大哥在这里共同请大家聚会,这是一个很真情、很友情、很亲情的聚会。我首先代表邱、李两家人衷心感谢大家的光临!

我父亲和邱伯伯都是江西老表,是穷苦人出身。他们和其他老前辈一样,在生与死的战火考验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是无话不说的老战友、老朋友。

在“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革命浪潮中,他们15、6岁就参加了革命队伍,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很多老领导、老首长的培养教育下,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在硝烟弥漫的枪林弹雨中,在他们的英勇奋斗中,不断成长、不断进步。虽然,他们的后半生非常艰辛、非常坎坷,但他们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崇高理想,他们对党的无限忠诚,他们对共和国的真挚热爱从未改变过。

在我父亲的遗物中,有他精心保存了—辈子的三千多张珍贵历史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历史的真实记录。

2011年,我父亲的《回忆录》出版之后,我和我弟弟李炎天,用了两年多的时间,仔细整理和修补照片,终于完成了这本纪念册。我们给纪念册取名为《沧海永生》。路光大哥和妹妹京京也和我们一样,认真编辑整理了—册《邱会作画传》。

今天,我们将纪念册和画传献给我们敬爱地父亲和母亲。也送给在座的各位嘉宾。

《沧海永生》和《邱会作画传》都收录了两百余张历史照片。它真实记录了父辈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的艰苦经历,真实记录了父辈为新中国军队建设的不懈努力。他们的一生曾亲身经历了许多次刻骨铭心的时刻,而珍藏的老照片,正是那一历史时刻的瞬间定格。

在这些老照片中,同时还记录着父辈生前各个时期与几百位老领导、老战友的合影。他们曾是一个战壕户并肩作战的生死战友,也曾为新中国的军队建设一起奋斗。他们的血与汗流在一起。他们都是真正顶天立地的革命军人。

这些历史照片给我们留下的不仅是回忆,更重要的是通过老照片的内涵,薪火相传着革命前辈的理想、信念、意志和传统。

回顾戎马四十年,邱伯伯说:“我们家是三代同堂闹革命,那时我刚刚十五岁。经过了枪林弹雨,经过了艰苦岁月,经过了南征北战,在党和毛主席的教育培养下,我逐渐成长起来了”。我父亲也常说“战功应记给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无名英雄。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普通一兵!”

我们的父亲和母亲都是革命军人。面对生生死死和起起伏伏,他们用钢铁般的意志实践着“永不叛党”的誓言。

晚年,邱伯伯对胡阿姨说:“我是江西的穷苦人,你是陕西的穷苦人,不参加革命我们怎么能走到一起,我们参加革命是对的!”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