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之争的背后:中国崛起的最大噩梦

王夷甫 荏苒撰写2017-07-12 22:19:46

2014年之后,随着南海军事化引发的中美南海竞争加剧,美国逐渐开始与日本和印度等国协调对华立场,三大国在外交政策上愈来愈有联合对华的倾向。

此次中印边境事件以及随后的孟加拉湾美、印、日大规模联合军演和印俄远东联合军演,实际上恰恰显示出中国最需要警醒之处。

中国在崛起过程中的最大地缘噩梦为何?

中国周边强国因恐惧中国不可测之居心,而逐渐放下陈见联合起来,形成遏制中国之联盟,最终在地缘上扼杀中国崛起的空间。这是任何大国崛起过程中之最大禁忌。

后起强国之最大外交噩梦

17世纪晚期,强大之法国君主路易十四的雄心因何破灭?欧洲强国对入侵荷兰的法国极度的恐慌,矛盾重重之列强被迫团结起来,组建了庞大的奥格斯堡反法大同盟,使得路易十四的霸业尺寸难进,最终郁郁而终。

20世纪初期,武威赫赫的德意志帝国因何破灭?德皇威廉二世的巴尔干政策和世界扩张,迫使英、法、俄三个尖锐对立的大国联合起来,组成旨在遏制德国之战略联盟,并最终消减了德国的崛起之梦。

前苏联的命运如此,一旦西方列强与地区大国如中国、沙特等放弃成见,结成阻遏苏联扩张之联盟,则苏联之强势亦到此为止。


1972年,尼克松访华,这标志着套在俄国脖筋上之绞索,开始收紧(图源:Getty

今天中国“四战之地”的地缘处境,决定了其外交政策必须谨慎行事。俄罗斯在中国之北,印度居中国之西南,日本临中国之东方,美国以超强之兵力控驭西太平洋,威胁其沿海诸城市和海洋生命线,这样的战略处境,决定了中国最恐惧的地缘形势——在于这些矛盾重重之周边强国联合起来,组成遏制中国之战略同盟,则时中国之崛起将万无可能。

所以,中国外交如果必须有一个最优先、最明确的原则的话,那么这个原则一定是防止周边形成对华战略联盟。但是,对于当前的中国来说,达成这个看似简单的目标却并不容易。

危险的地缘处境

一方面,随着中国实力的迅速增强,远东地区的实力均衡必然会发生改变,失衡的国力对比使得中国有能力通过实力改变现状。这就使得那些与中国有领土争议和历史宿怨的周边强国,很可能因对华恐惧之心而团结起来。

中国的人口是日本和俄罗斯的9倍,GDP是印度四倍。单纯从国力上看,无论是俄罗斯、印度,还是日本,都没有单独面对中国的实力基础,而且更为不幸的是,俄罗斯和日本与中国之间的国力失衡程度,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加强。

况且,中国对领土的要求,是以其标榜的历史继承为依据的,由于中印、中日和中俄之间具有因历史纠葛而争议颇多的领土宿怨,这就使得印度、日本和俄罗斯对实力持续增强之中国的外交企图不可避免的心怀忧惧;另外,中国国力的增强也极易对各个大国原有地缘格局构成冲击,中国在中亚各国、斯里兰卡、尼泊尔和南洋等国的外交行动,也很容易被视为是对俄国、印度甚至美国等国在自身势力所属区域传统权威和国家安全的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外交缺乏原则和节制的话,那么中国的周边强国就很难不陷入“中国以实力谋求改变现状”的忧虑之中,即中国将被周边实力相当雄厚的诸强国视为地缘均势的潜在破坏者,而这种恐惧足以将这些矛盾重重之大国联合起来。这种恰恰是古往今来一切崛起之大国走向毁灭的根源。


“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斯巴达的恐惧”——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图源:Reuters

(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实力不断增强的雅典为何会走向毁灭?因为她不断增强的实力,在无节制地对中立邦国的欺凌外交印衬下,引发了其他强国城邦的恐惧,底比斯、科林斯、叙拉古和斯巴达等,这些矛盾重重的强大城邦最终因恐惧雅典而团结起来,埋葬了雅典。

(王夷甫 荏苒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