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皇太子政治:林彪悲剧的体制和个人因素

2017-07-12 21:28:15

中国封建皇权中的国家最高权力的交接,除了暴力流血的改朝换代和宫廷政变以外,非暴力的主要有世袭和禅让两种,其中以世袭制为其主流的、较为稳定的形式。本文作者从这个角度指出,虽然九届二中全会上的毛林主要冲突之一是在是否设国家主席问题上。然而,从变异了的中共皇太子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一冲突,恐怕还不难得出另外的结论——最高皇权极力限制东宫太子开府纳士、建立行政上的接班梯队的企图。本文摘自《新史记》第33期,作者为加州州立大学图书馆教授宋永毅。


毛泽东对他亲手挑选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和林彪都始乱终弃(图源:VCG)

毛泽东的文革和他的接班人的之间关系实在是风云际会、诡谲莫测。解决“接班人”问题,无疑是他发动文革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和切入点。但极具讽刺性的是:文革十年却又成了主要是他和他亲手挑选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和林彪的斗争。最后、他在风烛残年的弥留之际匆匆挑选的接班人华国锋,却又在他尸骨未寒之时发动政变,断送了这场他生前最为看重的“革命”。

对于毛泽东的失败,《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6月7日)的解释是:“中国是一个封建历史很长的国家……长期封建专制主义在思想政治方面的遗毒仍然不是很容易肃清的,……使党的权力过份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滋长起来”。(注1)近年以来,海内外都出现了不少这一问题的研究,但研究者们的视野也还是未能突破对“封建专制主义”的一般表述。比如,谈到封建专制主义和接班人的关系,就没有进一步解释为什么文革中接连出现这种国家最高权力交接无序的危机。而讲到“党内个人专断”,又对毛泽东对他的接班人危机问题上的个人因素过于简单化。到底毛是失败在制度还是个人,或两者兼而有之,目下的文革研究还大都没有深入地挖掘分析。

纠结于禅让和世袭之间

中国封建皇权中的国家最高权力的交接,除了暴力流血的改朝换代和宫廷政变以外,非暴力的主要有世袭和禅让两种,其中以世袭制为其主流的、较为稳定的形式。皇位世袭制的特点是任人唯亲,即国家最高权力在皇家一家一姓中世袭,父逝子继或兄终弟承。这里、血缘宗族关系是基本的权力交接的政治基础。在历史长河中,它是私有制发展的必然结果,曾有其进步性。中共一直自称为一个现代的革命政党,当然不可能有白纸黑字的世袭的“王位继承法”。但毛泽东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宣布过中共在这方面的路线和政策是“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注2)这便和中国历史上最高权力更迭的另一种方式——禅让制发生了渊源关系。

禅让,是指在位君主生前便将统治权让给他人、通常是指将权力让给异姓。形式上,禅让是在位君主自愿进行的,是为了让更贤能的人统治国家,称之为“外禅”。(注3)中国上古时期的禅让制度,最早记载于《尚书》之中,但其真实性一直存在争议。据说它曾是中国上古时期推举部落首领的一种方式,即以“选贤与能”的原则,由部落各个人表决,以多数决定接班人。相传尧为部落联盟领袖时,四岳推举舜为继承人。尧死后,舜继位,用同样推举方式,经过治水考验,以禹为继承人。然而,有比较可靠的史书记载的“禅让”,大都发生在西汉末期到三国魏晋南北朝时代。如公元9年,权臣王莽接受西汉平帝禅让后称帝,开创了历史上通过篡位登基的先河。又如公元220年,曹操的儿子曹丕逼迫刘协禅让帝位给他,建魏国。据研究禅让的专家统计:自西汉经三国魏晋南北朝到唐宋,共有20次禅让发生,占中国历史上有可靠史书记载的71%。(注4)而宋以后,因为皇家中央集权制度和世袭制的日益巩固和发展,就基本上没有皇帝把最高政权以禅让的形式给外姓权臣的情况出现。

(栾泠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