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的崛起与联合国权威的衰微

王夷甫撰写2017-07-09 18:26:27

近几十年来,一个相当明显的国际地缘政治现象就是,联合国在国际重大决策中所扮演的角色愈来愈微弱,而世界主要强国之间的政治协商组织则逐渐肩负起主导地位。

1999年1月15日,拉查克事件曝光,3月15日在法国巴黎朗布依埃古堡,美国、北约绕开联合国与南联盟就“科索沃问题”展开谈判,但谈判迅速破裂。很快,北约空袭开始。

1999年3月24日,美国以科索沃人道危机为名,未经联合国授权,联合北约盟友对南联盟展开空袭。在也是北约首次未经联合国授权对并无威胁的主权国家发动战争。

2002年伊拉克危机爆发,联合国派遣武器检查团重返伊拉克检查,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3月18日,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发表电视讲话,要求联合国武器检查团立即撤离伊拉克。不久,美军开始入侵伊拉克。在这场战争中,联合国的威信被扫荡无遗。

2011年以北约和阿拉伯联盟国家为主的军事部队,在并未征求联合国意见的情况下,以执行禁飞区为由对卡扎菲政权实施军事行动。这实际上是北约和阿拉伯联盟之间越过联合国,自行政治协调的结果。

2015年3月,沙特以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简称海合会)为主体,联合阿拉伯联盟国家,发动“果断风暴”行动直接干涉也门内战——这并未取得联合国的许可,与此同时,联合国主导的和平谈判也迟迟不见成效——因为各方力量皆不予理睬。

2016年8月30日,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维塔利·丘尔金(Vitaly Churkin)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表示,安理会至少浪费了两年时间,没能及时应对中东恐怖分子使用化学武器的威胁。

2016年5月,美俄两大国抛开联合国,通过双方的强力推动,叙利亚的和平终于出现了曙光。与之相应的是,联合国推行的和平协议则多年来一直停步不前。这进一步显示了联合国作为一个主要国际机构在处理国际问题上的日益失效。

就像所观察到的那样,在苏联崩溃之后,国际上的重大政治经济军事议题,很少是在联合国框架内解决的。而联合国决策过程不但变得日益僵化冗长,且越来越不适应时代的变迁。

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使得其他重要强权或者地区强国诸如印度、巴西、德国、日本、土耳其、沙特、伊朗等难以通过联合国的框架维护自身权利,这迫使这些强国更倾向于寻求其他国际平台解决问题。

同时,联合国大会过度保护了一些在国际事务中缺乏影响和资源的小国利益,使得联合国大会的决策过程极其烦冗,几乎难以达成实际性成果——历年联合国经济、气候大会不但漫长而且几乎都无果而终。毕竟,真正的决策往往取决于强国之间的利益妥协,而非毛里求斯或者马尔代夫的意见。因此,这也使得强国对参与联合国大会的兴致越来越低,与之相应的是其参与诸如G8、G20等强国论坛的兴趣与日俱增——这实际上昭示了一个未来,即联合国的影响力很可能在G20等强国论坛的冲击下日益衰微。

实际上,联合国的国际作用的式微,源于战后地缘格局的巨大变化。

1945年,联合国诞生初期的世界三大超级强国:苏联、美国、英帝国(图源:VCG)

联合国本身乃是战后主要列强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美苏英三大超级大国,在战后均势对抗的基础上,出于维护自身地缘优势并压制后进大国而组建了联合国——否决权就是联合国框架下确保超级大国利益的道具之一。

(王夷甫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