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允许印度吞并昔日领土

栾泠 项城撰写2017-07-06 22:47:26

锡金,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它北接中国西藏自治区,南临孟加拉平原,东西两侧分别是不丹和尼泊尔。

处于这样一个十字路口的锡金一直被视为是从恒河平原通往西藏乃至中国内地的最好通道,中锡边境东段西藏一侧的亚东在历史上一直是印藏贸易的重要口岸,也是历代达赖喇嘛在遇到重大政治危机时首要的避难所,以便向喜马拉雅山两侧逃亡。


古锡金一直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图源:VCG)

在中国古籍中,古锡金名为哲孟雄(Dremojong)。尼泊尔人移居于此称之为“新地方”,早期西藏移民称之为登疆,意为稻米之谷。远在公元7世纪,哲孟雄是吐蕃(西藏)的一部分。9世纪时,哲孟雄虽然成为独立的部落,不过仍是西藏属地,由达赖喇嘛委托锡金部落王管理,其境内的寺院仍隶属于西藏各大寺,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1890年。

1788年尼锡战争爆发,尼泊尔的廓尔喀军队入侵锡金,攻占锡金当时的首都拉达孜,锡金国王越境逃亡到西藏,在热日宗的春丕谷避难,廓尔喀军队继续向西藏推进,一度占领整个后藏并洗劫班禅喇嘛的驻锡地扎什伦布寺,结果达赖与班禅向中央政府请求援军。

乾隆皇帝先后两次用兵,最后由福康安和海兰察统率清军于1791年将廓尔喀人全部逐出西藏,并越境追击至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城郊。廓尔喀军队在挫败清军前锋获得小胜后请降,从此成为中国的藩属,这也是乾隆“十全武功”的最后一战。

廓尔喀乞降后,福康安等人认为“该部落既附藩封,同系归人版图,即与唐古忒无异”,不仅没有惩罚性措施,相反对其后续要求无不应允,甚至把战前对方赠送给萨迦法王的底玛尔宗等地方也退还给了廓方。而对哲孟雄、宗木朗等要求恢复领土的主张一概拒绝。

这种不公的做法让哲孟雄大为失望,其大半国土被廓尔喀侵占,国小民寡,经济窘迫,依惯例向西藏地方求赏官职、地方,以图税收利益,清廷“严行驳斥,并饬帕克哩营官等豫为防范,不令偷越”。之后,其国王以避暑为名向清廷索要故土,然清廷再三拒绝“以绝其贪妄之心”,一方面赏给“银物”,“以示体恤外夷之意”。

这种处理结果必定让哲孟雄感到失望,失去了西藏方面的实力帮助,哲孟雄随时面临着被周边国家吞并的危险。而这种危险马上来临。

1821年,英国人开始大举向喜马拉雅山地区进行殖民扩张。他们趁着哲孟雄与西藏的往来受到限制极力笼络,借《梯塔利亚条约》逐步介入哲孟雄内部事务。

1835年英国租借哲孟雄南部的大吉岭小镇,将其扩建成了疗养基地和兵站,1861年签署《英印锡金条约》,将锡金变成了英国的附庸。1935年,英印政府通过《印度政府法草案》,锡金成为印度帝国的一部分。

二战结束后,元气大伤的英国认识到它再也无力控制南亚次大陆了,印度独立已成定局。

这时锡金国王塔西致信印度国务秘书劳伦斯,要求英国在确定锡金未来地位时要听取锡金代表陈述。他指出虽然1935年印度政府法规定锡金是印度帝国的一个土邦,但事实上锡金与印度的联系十分松散,在政治、社会和宗教方面与西藏的联系更为密切,锡金人民认可达赖喇嘛为其精神领袖。他希望英国当局在听取锡金代表的诉状之前不应作出任何与锡金命运有关的决定。

蒙巴顿总督对此信的答复是承诺锡金国王:在内阁使团提交给王公院的土邦问题备忘录中将会给出答案。但最终备忘录上仍然把锡金作为普通土邦看待,并没有提到任何特殊性。

在锡金国王不断提交独立协商后,耐心被耗尽的蒙巴顿明确指示锡金驻扎官霍金斯通知锡金国王:为了印度和锡金的利益,锡金和印度的政治关系处于德里外交部控制下;并提出继续设置驻扎官,同时负责不丹、锡金和西藏事务。

(栾泠 项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