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文“九一三”紧急进京幕后

2017-06-28 00:07:28

飞机停航以后,中央通知军队系统进入一级战备。正好有一个朝鲜高级新闻代表团访问中国,他们搭了一架安东诺夫24型专机飞到上海,下一站要去访问毛泽东的故乡韶山。禁飞令一来,朝鲜代表团走不掉了,怎么对外解释呢?外交部也说不出理由,就说改道走吧。没有办法,只好让市革命委员会外事组安排他们改乘火车到韶山去。到了第三天,王洪文突然接到中央办公厅通知,要他马上乘火车去北京。本文选自《徐景贤最后回忆》,作者徐景贤。


在特别法庭作证时的徐景贤(图左坐者)(图源:VCG)

(一)

九届二中全会以后的一些政治动向

先说一下我们是怎么知道林彪出逃的。一九七○年八月,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我们已经对林彪的所作所为打了问号了,但是既然毛泽东在《我的一点意见》中写道:“我和林彪同志一致认为……”,所以我们觉得还是要领会毛泽东的意图,要继续根据党章的规定,维护林彪作为毛泽东接班人的地位。

一九七一年四月,王洪文和我到北京参加中央召开的“批陈整风”工作会议。会上,我们看到了毛泽东对叶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五员大将的书面检查所作的批示,非常震惊,感到毛的锋芒是隐隐对着林彪的。虽然林彪没有参加“批陈整风”会议,但是紧接着的一九七一年“五一”节毛泽东登上天安门的时候,林彪也随着上了城楼。看来,林彪的接班人的地位并没有变化。所以,我们只能在暗地里对林彪有所怀疑。

一九七一年初,张春桥从北京回到上海。在从机场到招待所的路上,张春桥仔细地观察了上海的街头情况。到了兴国路招待所,他就把我找去,对我说:“我出了机场,车子开到新华路转盘大草坪的地方,看到转盘周围还树着一幅大标语牌,上面写着毛主席语录的再版前言,里面还有‘天才地、全面地、创造性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样一些提法,你想办法叫人换掉。”他虽然没有明指林彪,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在上海不要再宣传林彪了,特别是再版前言的这种提法不能再公开用了。因为毛泽东一九七零年在庐山九届二中全会上就反对称“天才”了。我当时不动声色地通知长宁区委,把从机场到市区道路上的标语牌更新,不露痕迹地把四块标语牌一起换掉,换成新的毛主席语录。

另一件事情:有一天,我发现我的警卫员、空四军派来的排长小边,在看一本书,我顺便问他:“你看的是什么书啊?”

他说:“是空四军军部发的,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林立果的讲话。”

我说:“这我倒没看到过,你给我看看。”我拿来一看,是林立果在空军活学活用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大会上的讲用报告。我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已经得知林立果是林彪的儿子,在空军中是很有地位、很有影响的人物,既然有那么一本书,我又敏感地联想到庐山会议上某些人的活动,所以我就向警卫员小边借这本书。

他有点为难,说:“这书是我们的军内读物。”

我说:“我看看,我也会保密的,不会外传,三天后就还给你。”这书是白色封面,标题印红字,标明是内部文件。我急忙看了一遍,觉得很重要,就给张春桥挂了一个电话,说是有急事要找他。我搞得很秘密,这件事连张春桥的秘书何秀文也不让知道。到了兴国路招待所,等何秀文把我引进张春桥办公室,自己退出去以后,我才从包里拿出这本书。张春桥一看,很有兴趣,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是空军发的,人手一册,他就把书留下了。过了一天,他很快就把书还给我,当时不加评论,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对林彪宠爱的儿子已作了一番研究。

(荏苒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