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玩弄国共两党 声称榨干中国人

王夷甫 荏苒 森彰撰写2017-06-26 02:41:55

从列宁到斯大林统治时期,苏联在外交中对国共两党极尽玩弄之能事,并由此攫取了巨额利益。

分而治之、瓦解中国的建交策略

早期的苏联对华外交,实质上很大程度上是苏联世界革命政策的一部分。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布尔什维克(Bolshevik)国家,苏维埃在成立之初遭遇了巨大的外交困境,她不但面临着外国的武装干涉,也不被国际社会所承认。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并争取外部世界的承认,更为了推动所谓的革命事业,苏联的早期外交实质上是一种输出意识形态的革命外交。

关于这一点,在《列宁全集》第27卷中,布尔什维克的革命导师列宁(Lenin)阐述得非常明白,“(我们的)俄国革命,正面临着一场外交和军事上的灾难,而摆脱这一灾难,除了推动国际性的革命之外,是没有其他出路的。”在这一政策思路的驱动下,苏联先后推动了1918年的芬兰布尔什维克革命,1919年的匈牙利苏维埃政变和同年的德国布尔什维克革命,然而,1920年8月苏俄红军向西方的进军在华沙战役中被波兰大元帅毕苏斯基(Pisudski)所打垮,从此苏联向欧洲输出革命的热忱逐渐消散,到了1923年,曾经接受苏联援助的土耳其凯末尔将军(Kemal)开始全面清除国内的布尔什维克,这也意味着苏联早期在欧洲输出革命政策的彻底失败。

无独有偶,苏联早期对华政策,同样是以输出革命为主。1919年7月23日,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发布了第一次对华声明,宣言称:“我们不但要解放俄国人民,也要推动中国人民的解放”,“苏维埃政府建议中国人民了解我们的主张,通过自己的政府与我们建立外交关系”。这表明,早期的苏联对华外交基调,基本秉承了列宁所标榜的输出革命策略。

随着苏联在欧洲地区输出革命的全面失败,苏联领导层逐渐将目光瞄准了中国,并试图在此寻求外交突破与革命输出的契机。1921年5月,苏军驱逐外蒙的中国驻军,占领外蒙,这标志着苏联政治势力开始向远东渗透;1921年7月,在第三共产国际支持下,以舆论领袖陈独秀、李大钊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成立,意味着中国共产主义思潮的崛起;据《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第1卷记载,1922年7月被任命为苏联驻华全权代表的越飞(Joffe),在土耳其“革命”局势逐渐恶化的情况下,向苏联领导层提出拓展对华革命外交的重要性,“中国在世界上的分量无论如何都不亚于土耳其。难道所有这一切(中国革命)不值得我们有所付出吗?”

1922年8月,越飞代表苏联与当时的北洋政府谈判,试图达到建交的目的,但由于北洋政府坚持苏联撤出外蒙,归还中东铁路的使用权,使得双方的建交努力出现停滞,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开始在北京政府之外,寻求能够满足自身利益的合作对象和输出革命的目标。

1923年1月,越飞与南方政府首脑、国民党领袖孙中山在上海会晤,会后,双方发表“孙越宣言”,孙中山同意同意苏军留驻外蒙,国民党从此开始与苏联及共产党进行合作;据大陆学者袁南生的《斯大林、毛泽东与蒋介石》记载,1923年12月,苏联驻华代表加拉罕(Karakhan)开始同北方军阀冯玉祥进行接触;另据历史学家唐德刚的《从北京政变到皇姑屯期间的奉张父子》记录,1924年,试图自立的奉军大将郭松龄为了争取苏联援助,通过共产党北方领袖李大钊,与苏联驻华代表加拉罕进行了密集的接触。

(王夷甫 荏苒 森彰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