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面见毛泽东:不是那么回事

2017-06-14 11:12:33

在中共九大期间,许世友面见毛泽东,讲到刘志坚叛徒一事时说:“陈伯达说刘志坚同志是叛徒,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毛泽东点头同意。本文摘自2007年第9期《湘潮》,作者李万青,原题为《党,时刻在我心中——对党忠贞不渝的湘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掠影》,文章系节选。


解放军开国上将许世友(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党的成长、发展和壮大过程中,由于受过“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破坏,或者因为斗争形势的错综复杂,一些湘籍老一辈革命家也曾遭到过误解,蒙受过冤屈,忍受过不公正的待遇,甚至被错误地打成AB团、特务、叛徒、反革命分子,使他们的身心受到不应有的伤害。但是,献身于伟大共产主义事业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从不计较个人的恩怨得失,他们胸怀坦荡,忍辱负重,始终兢兢业业地为党工作。他们那颗热爱党、信赖党、忠于党的红心不曾因为自己的荣辱升迁而有过丝毫的改变。写到这里,我们很容易想起李立三、彭德怀、黄克诚、粟裕、陶铸、刘志坚等一串长长的湘籍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辉名字。

黄克诚,湖南永兴人。1930年,他被中央军委派到红五军工作,任第八大队政委。同年调任第三纵队第二支队政委。从1930年到1936年的6年间,黄克诚4次被降职,并差点被打成AB团分子。1959年,他在庐山会议上和彭德怀等被打成“反党集团”。尽管饱受委屈,黄克诚始终没有迁怒于党。长期以来,不论官大官小,他照样勤勤恳恳地为党工作。1978年12月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黄克诚被补选为中央委员,并当选为中纪委常务书记。他没有因过去的遭遇而畏手畏脚,而是不顾年老体弱,全身心地扑到了平反冤假错案、端正党风的工作上,为重建和健全党的纪律工作,为党的建设和国家的振兴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他严肃告诫纪检干部,要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敢于从老虎口中拔牙,只要是做了危害党和人民利益的事,天王老子也不放过。他始终以马克思主义者的宽阔胸怀,对党、对共产主义保持着坚定的信念和无限的忠诚,充分体现了一名真正共产党人应有的品格,赢得了党内外的广泛尊重。

李立三,原名李隆郅,湖南醴陵县人,安源煤矿工人运动的主要领导人,1927年,任中央政治局常委。1930年春,因周恩来去苏联,李立三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了解党史的人都知道,他后来犯过冒进错误。不过,唯物主义认为,任何一种能形成思潮的错误,主要原因都要从社会寻找而不能简单归咎于个人。何况,在出现“立三路线”时,这位主持全党工作的领袖只有31岁。但是,李立三从此内心负疚不已,一直检讨了30多年。20世纪30年代初,共产国际的执委们在莫斯科,听完他的检查,纷纷评价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坦诚,给他的结论是“没有两面派的手段”。后来安排他到军事学院当副教授,以化名向中国学员讲党史。这些学员大都来自东北抗日联军,不知道他是谁。学员们一致反映:“立三路线一课讲得最好,批判得最透彻!”1946年,他回到东北,化名李敏然。有些单位请他讲党史,他自己选择介绍“立三路线”的错误,并分析形成的原因和领导人的责任。讲完后,场上一片称赞声。有人提问:“您怎么会知道犯错误的人心里想什么?”他坦然回答:“我就是李立三。”短暂的沉寂后,会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在“文化大革命”中,李立三陷入了比以往更难堪的境遇,大会批,小会斗,使他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即使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私下对家人说:“我个人受点委屈没什么,只是运动这么搞法,会使党的事业受到损失。”他始终以大局为重,小我为轻,处处爱护党的肌体,时时维护党的利益。李立三这位老革命家的坦荡胸怀和崇高品德,至今深深铭刻在人们的记忆里。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