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宪为何敢当众狠打陈再道耳光

2017-06-13 15:10:09

周恩来三次打断吴法宪的发言,让他讲主要问题。然而,吴仍然信口雌黄,骂过陈再道,又向徐向前攻击,气得徐向前当即退出会场。吴法宪此时竟然穷凶极恶地窜到陈再道面前,打了陈再道一耳光。本文摘自2005年第12期《党史纵横》,作者张荣久,原题为《吴法宪为何敢当众打陈再道耳光》。


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上将陈再道(图源:浙江图书馆)

“文革”爆发后,全国形势逐渐走向混乱。1967年2月8日,武汉激进派在《长江日报》上发表《关于武汉地区当前形势的声明》,公开反党反军。2月18日,武汉军区发表《严正声明》驳斥激进派的声明。

当时,武汉地区群众分为两大派,拥护武汉军区《严正声明》组织,于5月16日成立了号称拥有120万人的“百万雄狮”。“百万雄狮”在一系列问题上与激进派发生冲突,焦点是“百万雄狮”拥护军队,而激进派要揪出“武老谭”(即武汉的谭震林),两派矛盾日益加深。“百万雄狮”人多势众,又有军区支持;激进派人数虽少,却有中央文革的支持。早在7月20日前,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各级党政机关就已瘫痪,大批领导干部被戴高帽,挂黑牌,游街示众,学校停课,工厂停工,武汉军区机关也常受冲击。这是因为,1967年3月以后,林彪多次对吴法宪等人说,“要把军队一小撮不好的人,都揪出来烧掉”。故吴法宪多次给武汉军区空军刘丰等人打电话,要他们不要听大军区的。4月6日,江青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军内外造反派时说:“成都,武汉那是问题比较严重的地方,可以冲一冲嘛!”武汉激进派当即提出“打倒陈再道,解放全中原”的口号,公开绑架批斗军区政委钟汉华,谩骂、围攻和殴打执行“三支两军”任务的指战员,激起武汉军民的愤慨。令“百万雄狮”不满的是,支持他们的武汉军区领导人被认为犯了“路线错误”,这样他们就成了“保守派”,而当时“保守派”被视同反动派,他们岂能接受。

7月14日,谢富治、王力以“中央代表团”的名义从四川到达武汉,他们违反周总理不要公开露面的指示,四处活动,支一派压一派,挑动群众斗群众,加剧了两派组织对立情绪,也引起了“百万雄狮”和支持他们的军队的极大反感,7月19日,声讨王力的大字报,大标语贴满武汉街头。同日,武汉军区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由谢富治、王力出面讲话。王力公开说:“看来,你们对文化大革命一点也不理解,我只好像给小学生上课一样,从一年级第一课讲起。”王力的话,激怒了在场许干部,大家纷纷怒目而视。

当夜,“百万雄狮”一部分人上街游行,以示抗议;另一部分人涌人军区大院,质问军区:王力为什把“百万雄狮”打成“保守组织”?又凭什么把几个造反派组织封为“革命左派”?20日7时许,“百万雄狮”代表二百多人和一些战士到武汉东湖宾馆,要王力到军区大院回答问题。见王力赖着不走,便将王力抓出塞进汽车,拉到军区大院四号楼,要他回答问题。下午,“百万雄狮”出动数万人,头戴安全帽,手执长矛,上街游行。武汉军区、湖北省军区、武汉市人武部和省军区独立师近千人参加了示威游行。独立师几百名士兵全副武装一起行动,武汉三镇到处是反对谢富治、王力的口号声。7月21日,武汉大街上出现“毛主席受了蒙蔽”,“打倒谢富治!”“打倒王力,打倒戚本禹!”“打倒张春桥!”“江青靠边站!”“谢富治从武汉滚出去!”的大字报和标语。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