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续邓小平时代:傅高义新作瞄准胡耀邦

2017-05-31 01:51:46

《邓小平时代》作者、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荣休后,准备花费十年时间写一本关于胡耀邦的书,2015年11月专程前往北京收集资料。曾长期在共青团中央工作的盛禹九十傅高义准备采访的人之一,然而当傅高义以“谈谈耀邦同志在团中央的一些情况”的名义采访盛禹九时,傅高义却绕开五六十年代的话题,径直追问胡耀邦八十年代的事:为什么和胡耀邦有过“桃园三结义”、私交深厚的王鹤寿,竟在“生活会”上揭发和批判胡耀邦;胡耀邦和薄一波在延安时是否有过过节……。本文选自独立中文笔会,作者盛禹九。


《邓小平时代》作者、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图源:VCG)

二〇〇六年五月旅美,在波士顿参观哈佛大学,校园漫步,路过一座赭黄色楼房,导游朋友告诉我:这是库里吉大楼,著名的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设在三楼,许多学者和“中国通”在这里研究和书写中国。他提到研究中心前主任、被称为“中国先生”的傅高义教授。我记住了这个名字。没有想到,十年后,竟有机会同他见面,一席长谈。

事情是这样的:傅高义离职退休后,准备写一本关于胡耀邦的书,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专程来北京收集资料。十一月中旬,负责联系这项工作的李盛平给我打来电话:“傅高义这次来京,计划停留二十天,采访十多个人,其中有你。可以谈谈耀邦同志在团中央的一些情况。有时间吗?”我答应了。

十一月十九日上午,驱车来到北京大学。儿子不熟悉这里情况,在校园里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傅高义的下榻处:一座由美国史坦富大学北大校友捐赠建造的中式四合院。走进大门,在右边中间的一间屋子里,主人已在等候。

“欢迎你,盛先生。请坐!”傅高义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使我感到高兴:我们之间的交流,语言上没有障碍。

时令进入初冬,室内已有暖气,可坐在我面前的这位老人,头戴毛线帽,身穿羽绒服,脖子上还紧紧围着一个白围套,使我感到疑惑。后来,经主人的助手窦新元解释:傅先生感冒了!

对胡耀邦的三个突出印象

我们开始交谈。我首先问傅教授:“有一部《胡耀邦传》,是三卷本,看过没有?”他笑着回答:“我有了。”

“这本书是团中央四位老同志集体合作编写的,其中胡耀邦在团中央工作部分,非常详细实在。我是一九五〇年五月调入团中央宣传部,参加《中国青年》编辑工作,共三十二年,先后经历冯文彬和胡耀邦两届领导,感觉到这两位领导人的工作思想作风不尽相同,胡耀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接着,我简要地谈了对胡耀邦的三个突出印象:

第一,冯文彬在井冈山时期就很有名气,他是共青团中央局巡视员,而胡耀邦不过是“少先队”里的一个“红小鬼”。(傅高义插话:“反AB团时,冯文彬救了胡耀邦一命。”)两人相比较,我觉得胡耀邦的思想比冯文彬开放成熟。五十年代初期,冯文彬在团中央给我的印象是:精明能干,善于总结工作,语言精练,抓住要点,条理分明,但不大注意联系群众。当时团中央机关在北京东城区御河桥(后改名为正义路)三号,这里抗战前是日本驻华使馆的军营,大院里还有个小院,是日本驻华使馆武官冈村宁次的住所,冈村宁次后来成为日本侵华陆军总司令。冯文彬在团中央工作期间,就住在这个小院里。除了机关开大会,他上台作报告,平时我们这些小干部很难有机会见到他。

(荏苒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