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瑞卿长子还原林立果最真实一面

2017-05-25 21:18:19

文革前,罗瑞卿与林彪两家关系密切,罗瑞卿之子罗箭(曾任中国国务院国防科工委后勤部副政委)与林彪之子林立果也是很好的玩伴。2013年9月11日,罗箭在广州《南方都市报》发表《罗瑞卿在广州》一文,回忆了在卷入政治漩涡之前,林立果最真实的一面:“老虎那时还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纯净的青年,谁想到几年后他却成了‘文革’中叱咤风云的人物,而最后落得个折戟沉沙的悲惨命运。”


林彪全家福,左起:林豆豆、林彪、林立果、叶群(图源:VCG)

父亲罗瑞卿1926年离家出走到了重庆,听说黄埔军校正在招生,通过同学任白戈的介绍报了名。原以为要到他向往已久的革命圣地广州,后来听说是武汉分校在重庆招生,遗憾之余还是决心报考了。原来,广州黄埔军校设政工系,该系绝大部分学生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蒋介石最头疼的就是政工系。后来黄埔越办越火、越办越大,决定在外地建立分校,在长沙建立了一分校,武汉也要建分校,就千方百计把政工系挤出广州,迁往武汉,后改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实际上就是广州黄埔的政工系。父亲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1年初才第一次来到广州。

新中国成立,父亲出任公安部长。一次毛主席和他谈话讲到苏联的教训,新中国成立初期许多高层领导遭敌特暗杀,政治局委员基洛夫、古比雪夫都遇害身亡,连列宁都遭遇黑枪袭击,身中数枪,虽未当场身亡,但弹头带毒,致使列宁长达数年卧床不起,最后还是早早去世了。毛主席告诫父亲,中国一定不能出这样的事情,出了事你这个公安部长是交不了账的。中央首长的安全保卫工作,尤其是毛主席的安全问题始终是父亲关注的重点,不敢有丝毫的麻痹、懈怠。

可是越怕出事就越出事。时任华南局第一书记、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省长兼广州市委第一书记、市长的叶剑英元帅在广州于光天化日之下两次被国民党特务拦住开枪射击,幸未受伤,但已经震动了中央和毛主席,为此父亲受到毛主席严厉指责。父亲和公安部压力很大,叶帅和华南局也很不满意。广州地处南海前沿,毗邻香港、澳门,解放大军席卷南中国,广州基本没怎么打,国民党军队就撤退了,但却留下了大批潜伏的特务,加上国民党溃散的散兵游勇,光广州市内就有五万多人。国民党在香港、澳门当局的庇护下,很快建立了庞大的特务组织,据说香港的军统组织、机构、人员比广州市公安局还大。他们不断派人潜入大陆,逐步将流散的反动力量组织起来和新生政权作对,致使广州的社会秩序混乱,群众人心慌慌,意见很大。

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领导人偶尔被袭击不可避免,但连着两次却不得不令人深思。按说叶帅出行的时间和路线是高度保密的,叶帅又是个精明的人,行车路线经常临时变动。第二次被截就是叶帅临走时上了第一辆警卫车,后面的车上都是卫士,在街上行走时恰恰被拦下了第二辆车,卫士们跳下车和拦车的人互射才打跑了敌人。分析来分析去,大家意见趋于一致——有内鬼。华南局报告要求中央来人处理此事,当时主席外出,北京由刘少奇负责主持中央工作,就由刘少奇批准,经毛主席同意,准备抓出这个“内鬼”。面对中央的指责、华南局的不满,父亲坐不住了,只得亲自出马清理自己的队伍。

1950年全国开展了镇压反革命的运动。1951年1月22日父亲以考察各地镇反工作的名义外出视察,从北京坐专列南下,一路从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到了广州。到了广州已是2月份了,即将过春节了。此时正是小学生放寒假的时间,为了遮人耳目,父亲南下还带了我的大妹妹峪田同行。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