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霞好色令张灵甫厌恶

2017-05-18 03:14:39

李天霞个人作风不检点,风流成性,这一点深为有道德洁癖的张灵甫所厌恶,张、李不和基本是74军中公开的秘密。本文摘自2017年5月16日微信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作者周渝,原题为《张灵甫的人生谜团:杀妻、战绩受质疑,带着悲观失望走向人生终点》,文章为节选。


国军名将张灵甫(图源:VCG)

国民党派系问题历来为人所诟病,即使蒋介石也多次对此表示痛心疾首。王牌部队第74军在抗日前线被对手称为“支那最强军”,但自身却也无法抑制住派系斗争的毒瘤癌变。总的来说,从俞济时到王耀武时代,74军的3个师还算稳得住,但到施中诚时代就开始出现裂痕了。1943年,王耀武升任第二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仍兼任军长),谁接74军军长成了棘手的问题。以资历而论,李天霞首当其冲,他与王耀武同为黄埔三期,也立过不少战功,上高会战后还获得第1号陆海空军武功状,李天霞本人对军长之职亦志在必得。不过,李天霞个人作风不检点,风流成性,这一点深为有道德洁癖的张灵甫所厌恶,张、李不和基本是74军中公开的秘密,李天霞若接任军长,张灵甫必然第一个表示不服。

王耀武的决策有多少是考虑张灵甫的因素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最终他未让李天霞继任,而是调100军军长施中诚回来接任军长,李天霞则升调到100军当军长,虽然都是军长,但100军哪能和74军相提并论。至于张灵甫,王耀武栽培他为接班人的意图十分明显。1944年5月,他顺利晋升第74军副军长兼第58师师长。长衡会战结束后,蔡仁杰升任58师师长,张灵甫则暂时离开前线,先后进入重庆干部训练团和陆军大学镀金,1945年2月20日,张灵甫的官位军衔也由步兵上校晋升为少将。1945年6月,当张灵甫回到74军湘西驻地时,湘西会战已取得完胜,他没能赶上抗战中的最后一场大会战。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第74军从新6军手中接过南京的警备任务,正式成为首都御林军。1946年1月,张灵甫获颁忠勤勋章。2月28日,升任第74军(辖第51师、第57师、第58师)少将军长并兼任首都警备司令,4月所部整编为第74师(辖整编第51旅、整编第57旅、整编第58旅),改任少将师长。5月5日获颁胜利勋章。登上个人军事生涯之巅峰。

不得不说,张灵甫虽然打仗练兵有一套,但在人事运作上却做得一塌糊涂。他个人操守很好,老部下对他忠心耿耿,即使几十年后回忆起老长官依然充满感情,但他给同事们却留下了“恃才傲物”“骄傲自大”等不好印象。其实张灵甫倒不是骄傲自大,王玉龄曾说,张灵甫“从来不表扬自己”。不过对于自己不喜欢之人,张灵甫常是直话直说,甚至怼人。李天霞乱搞男女关系,常被张灵甫拿来批判一番。张灵甫的直属长官李延年吸食鸦片,竟被他在军事会议上直呼为“大烟鬼”,因此得罪了不少同僚与上级。王玉龄也回忆说,张灵甫当上74军军长,他们完全没有去活动过,王玉龄本人不和其他的军官太太打麻将拉关系,张灵甫家里几乎没有交际活动。后来张灵甫身死孟良崮,多少与派系之争有关。

另一方面,74师整编后,部队的战斗力、官兵士气都有所下降,张灵甫也完全没有登上人生巅峰的喜悦。内战爆发后,苏北战场上张灵甫虽在淮阴、涟水打了几场胜仗,并于当年12月26日获颁三等云麾勋章,但他的态度与影视作品中那种志得意满却有很大反差,总体来说是消极的。导致张灵甫消极的因素很多,例如对上级指令不认同,对军队派系林立、赏罚不公、腐败盛行等现象的愤恨与痛心。他曾发牢骚说,上面让整编74师进入山区作战,等于牵大水牛上石头山,是“有人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给他们看吧”。

1947年5月6日,张灵甫将走到人生终点的10天之前,他于行军途中给老长官俞济时写了一封亲笔信,这些文字中看不见踌躇满志的张灵甫,却充满了悲观与消极。信中,张灵甫坦言自“进剿”以来,每日皆在郁闷的情绪之中,直言不讳地批评“以国军表现于战场者而言,勇者任其自进,怯者听其裹足,牺牲者牺牲而已,技巧者自为得志。赏难尽公,罚每欠当,彼此心存观望,难以合作。决心各自为谋,同床异梦。”并告诉老长官,军队此等弊病若不革除,不仅与共产党的战争中难以取胜,“更何以言建国也”。

对军队的失望,对时局的悲观,对自身经历的郁闷以及对高层指挥的质疑,心情复杂的张灵甫带着他的整编第74师登上了绝地孟良崮……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