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如何失去台湾:光复台湾的英雄

王夷甫撰写2017-05-17 21:35:07

桃园市慈湖陵寝旁边,有一座著名的纪念雕塑公园,乃是往来游客起兴驻足之处。

这座雕塑公园之所以引人,并非源于其间雕塑的华美,只因所展雕塑乃是前总统蒋介石之像。

这些蒋介石的塑像无论或坐或立或骑马,或长袍或中山装或戎装,雕像的脸部仪容却皆如模刻般一致,尽力地展现出了那位政治枭雄的“威严”、“慈爱”和“雍容”。曾几何时,这些雕像都被安放在台湾繁华街市的广场、学校政府单位的中心,在那里接受万众的朝拜,享受人民的敬爱。现在,他们却只能蜷缩在这小小的陵园,承受雨淋日晒的消磨,并被世人遗忘。

不过,历史不会遗忘。那些依然残留于民间的蒋介石雕像,则沦为清算者发泄愤怒的标靶——尤其是在每年的2月28日,在1947年的那一天,“民族救星”蒋介石的军队向曾经热爱他的台湾人民挥起了屠刀。而那位英雄自命的领袖,又在随后的漫长岁月里,以绝对的权力对台湾进行了铁桶般的统治。

这就是蒋介石在台湾的历史之格,犹如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欢欣开头,悲剧结束。

光复台湾的英雄

抗战胜利之后的蒋介石,是大多数华人眼里的民族救星。这一点,对于当时的台湾人来说,同样不会例外。

在日治理时期,尽管台湾社会获得了相当程度的发展,但仍然属于殖民地次等民族的角色,并饱受日本殖民者的种族压迫。是以,台湾民众对日本的不满,在日本战败后光复之初,迅速转化为对中国的热烈期待。

据黄克武的《悲剧的历史拼图》记载,当时的台湾民众,到处传唱着陆游“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的诗句,沉浸在光复的喜悦之中。二二八事件受难者家属阮美姝回忆父亲阮朝日当时的兴奋:“我父亲八月十五日竟然用跳回来,人还没进门就听到他的声音,大声说我们回归中国了,我们要做中国人了,不再做日本人!”。而据《台湾的历史源流》记载,当时台湾诸如日日新报等媒体上,均刊登有大量商家行号欢庆光复的广告;街上锣鼓喧天,鞭炮不断,家家张灯结彩,虽有若干民众报复日本人的骚动,但整体局势都趋于稳定,并静候国民政府的到来。

1945年10月5日,国民政府葛敬恩中将首先抵台并发号施令,结束了台湾自日本投降以来的“政治真空期”。10月中旬,陈孔达统帅的国军70军三千人连同政府官员,在同盟国飞机的掩护下,从浙江宁波由美军运输舰载运送至台湾基隆登陆,并进入台北,超过三十万台湾民众自发走上街头,前呼后拥地夹道欢呼迎接。

1946年10月21日,凯旋的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从南京飞往台湾,并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当月23日下午一时半,蒋驱车前往雾峰、草屯、埔里,沿途受到民众和学生的夹到欢呼;24日下午2时,蒋依原路返回台中,沿路民众比昨日更加踊跃,当他在草屯下车,巡视区公所时,台中市民与学生,列队送行者竟然达十余里;25日上午,蒋介石从草山宾馆出发,9时半抵达台北市,当地民众与学生分列马路两侧,以表敬意。

“其情不自禁,敬仰之心,流露于行动声色者,诚不能以笔墨形容也”。面对台湾民众的热忱,蒋介石不由感怀,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自中山桥至公会堂广场,十余里长径,接续不断,狂呼欢跃之情绪,使此心受到无限之激荡。四十年之革命奋斗,八年之枉屈恶战,至此方知上帝仍不负苦心矣。”


蒋介石曾经是大多数台湾人眼里不折不扣的民族英雄(图源:VCG)

(王夷甫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