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荣臻等人因何判断苏联核袭中国

2017-05-17 07:12:02

中苏关系紧张之时,苏联欲用核武器攻击中国。消息传到北京,周恩来立即与几个中共老帅开会分析这则消息的可靠性并商议对策。几位老帅都认为,苏联要打核战争,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现实的。聂荣臻建议,城市应以疏散、隐蔽和防护为主。本文摘自《红墙知情录(三):共和国外交轶事及两岸风云》,作者尹家民,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勃列日涅夫执政期间,中苏关系最为紧张(图源:AFP/VCG)

由于苏联的插手,新疆方面的外交纠纷不断。进入6月份以来,有关苏军越境入侵的事显著增多。由广州军区副司令调任新疆军区司令员的龙书金对此已经熟视无睹,甚至腻烦:今天一头羊,明天一头牛,你打我一枪,我还你一弹,中苏边界线有7000多公里,谁管得住?!龙书金渐渐对这些报告漫不经心了。

8月13日上午8时,副连长杨政林率领三排37名官兵,执行例行巡逻任务。行至戈壁,突然一发炮弹在他们中间炸响,迅即6辆苏军坦克钻出草窠,300多名苏军官兵也从土堆里爬出来,尾随坦克向中国军队冲击。杨政林指挥队伍向苏军还击。杨政林是有经验的,他的左臂已被炮火洞穿,无暇顾及,他将报话机从已牺牲的报话员手上解下来,对着话筒大声呼叫:“塔城,塔城,我是杨政林,我们在铁里克提东10公里处遭敌伏击,苏军坦克6辆,步兵300余人。”这时,空中传来嗡嗡声,杨政林抬头,看到两架直升机在头顶上盘旋。杨政林发出了最后的誓言:“请党相信我们,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一粒子弹,决不会出现一个俘虏……”两颗汽油燃烧弹扑向孤立无援的中国士兵,大火吞噬了全部的生命和血迹。

等到中国陆军第八师的一个团从60公里外赶来时,战斗早已结束。被烈火焚烧过的38具尸体,已经面目全非,难以辨认,成了血色黄昏中大漠最惨烈的一缕孤烟。

半个月后,为了弄清事件真相,中央军委调查组来到了乌鲁木齐,先后调查了司令员龙书金、政委王恩茂、副司令员赛福鼎以下近百人。

事情传到了联合国总部。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兴奋异常:“苏中再度发生流血冲突,苏军歼敌30多人。”他拿起电话,向苏联驻美大使馆询问苏共领导人对此事的反应。

然而苏联领导层对此并不像马立克那样乐观。在苏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上,葛罗米柯气呼呼地首先发言:“我刚刚听说,昨天格列奇科同志命令军方擅自动手,在新疆消灭了中国一支30多人的边防巡逻队。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在达曼斯基岛(即珍宝岛)我们吃了亏就在新疆反咬一口吗?这种做法,未免太短视,太小家子气了!这与我们国家的伟大形象相符吗?”

柯西金赞同葛罗米柯:“如果是为了教训中国,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有什么用呢?去年我们的军队进入捷克斯洛伐克,已经让我们国家的形象蒙受了重大损害。要知道,我们正在推进的亚洲安全体系很可能因格列奇科同志的这一顿枪炮而破产!这划得来吗?”

勃列日涅夫却不以为然:“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葛罗米柯从公文包里抽出几份文件,递给勃列日涅夫:“请你看看吧。这是20多个使馆今天打来的电报。如果说达曼斯基岛发生冲突时,世界还弄不清是哪一个首先挑起战火的话,那这次可就昭然若揭了。不会有一个国家不认为我们是战争的挑起者。”

在一旁一直闷头吸烟的格列奇科终于坐不住了:“我坚持我的意见,在中国狂人面前,我们的态度必须强硬些!如果想惩治他们而又避免我们的损失过重,那么就应该让我们的原子弹显显威风。要根除中国的威胁,就必须用几百万吨级当量的核武器,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一劳永逸的打击。只有通过这样的外科手术,才能摘取亚洲的毒瘤!”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