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人物给贺龙致命一击

2017-05-12 08:12:54

文革期间,敏感于时事一位姓晏的中学教师,连续两次,举报贺龙“通敌叛变”的历史问题,但是,举报信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1967年2月14日,晏向他所在的造反派组织,第三次揭发贺龙通敌叛变。本文摘自《经济观察报》,作者章敬平。


贺龙身着元帅服留影(图源:VCG)

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为贺龙平反恢复名誉的通知,澄清了贺龙遭诬受屈的真相,还了他的清白。然而,此时的贺龙已经不在人间了。蒙受不白之冤、不名誉地去往另一个世界的他,至死都不知道,在他的政敌借力文化大革命、诬告陷害他的时候,一个小人物,一个远在武汉的中学教师,加入了这场大合唱,为他的政敌,送上了投枪和匕首。

这个中学教师姓晏。晏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毕业于中央大学外语系,先后供职于国民党重要机构的他,是一个昔日国民党陆军中将的儿子。晏的父亲有一个姓熊的部下,是贺龙的湘西老乡,贺龙担任澧州镇守使的时候,他曾在贺龙手下当过差,与贺龙“昔年友善”。1934年,晏的父亲以国民党南昌行营第二厅厅长的身份,派熊招降贺龙。孰料,熊招降未成,反被处决。去世之前,在内战中降共、解放后担任过若干闲职、反右时被打成“右派”的晏的父亲,将他招降贺龙的往事,告诉了儿子,并嘱咐他严守秘密,以免引火烧身,误了卿卿性命。

显然,晏没有恪守父亲的嘱咐。当中国政治舞台上飘荡出异样的气味,敏感于时事的晏,连续两次,举报贺龙“通敌叛变”的历史问题,但是,举报信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1967年2月14日,晏向他所在的造反派组织,第三次揭发贺龙通敌叛变。揭发信说:

某年某月某日,主管作战情报的伪南昌行营二厅厅长,接到一张请他派人接洽的小纸条,落款只有一个“龙”字。心知肚明的厅长火速派出一名姓熊的下属,前往红军占领的中央苏区,与时任红三军军长的贺龙接触。很快,这名姓熊的下属禀报厅长,贺龙愿意投降,条件是给他一个军的编制。

厅长做不了主,请示国民党最高领导人蒋介石。蒋只答应给他一个师。厅长派熊再赴中央苏区转告蒋的意见,贺龙不肯让步,坚持要一个军的编制。

厅长仍然做不了主,再次请示蒋介石,蒋还是不答应,但是,松了点口,说,人先过来,日后再说。

厅长派熊第三次去苏区,岂料,熊被贺龙杀了,再也回不来了。贺龙为什么要杀熊?晏在举报信中说,因为条件不合不肯投降的贺龙,担心三次往返联络的熊日后泄密,遂杀人灭口。

贺龙,是中共党内授予元帅军衔的高级将领,主持过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做过国务院副总理,能够打倒贺龙这样的大人物,对造反派来说,不啻于一场重大战役的胜利。接到晏的举报信,造反派头头如获至宝,火速进京,报告中央文革小组。

贺龙的政敌,应该非常兴奋。一年多来,政敌们不断网罗贺龙篡党夺权的罪状,可是,中共最高领导人在中南海游泳池旁,将政敌们搜罗的罪状给了他,安慰他不要紧张。尽管有最高领导人做靠山,造反派还是包围了他在北京东交民巷的家,逼得他四处避难。

关键时刻,有人送来进攻贺龙的投枪和匕首,政敌们大喜过望,他们组织人员南下调查。凭借南昌敌伪档案中保存的一份蒋介石的训令,他们说,晏的揭发是可信的,贺龙的确“通敌叛变”,只是由于敌人没有满足其私欲,或因客观情况之变化,叛变未遂而已。煞费苦心的政敌们还组织了贺龙向蒋介石乞降等其他黑材料。最终,两年前在中南海游泳池旁安慰他不要紧张的最高领导人,公开放弃了他。1969年初夏时节,73岁的贺龙,经不住“立案审查”和病痛的双重折磨,含恨而死。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