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党喇叭”郭沫若:极左思潮的鼓吹手

2017-05-11 22:49:55

建国后的30年中,在每次政治运动到来时,郭沫若非常锐敏,闻风而起,立即投入运动,于是在对待某些重要问题时他基本上被“左”的思潮所左右;又由于他的地位和影响的不同凡响,在为“左”的思潮推波助澜方面,起着令人痛心的作用。本文摘自2008年第9期《炎黄春秋》,作者张毓茂,原题为《郭沫若的政治家品格》。

郭沫若是诗人、剧作家、小说家、翻译家,也是书法家、史学家和古文字学家。他在文化领域中取得了多方面卓越成就。但人们却忽视了郭沫若作为政治家的品格层面。我以为,这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考察角度。从这个角度研究郭沫若,能够拓展视野,有利于全面把握郭沫若性格结构的多重层面和复杂矛盾。也许郭沫若的诗人激情和才华过分鲜明夺目,以致把人们的目光强烈地吸引在这一层面上;或者是同时代的毛泽东、周恩来等革命巨人的政治才干的无与伦比,致使郭沫若很难进入人们视野的中心?不管怎么说吧,反正郭沫若的政治家的品格层面,被不同人不同程度的忽略了。


在许多知识分子眼里,郭沫若早已失去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只是个“党喇叭”。图为郭沫若(左)与毛泽东交谈(图源:VCG)

那么,郭沫若政治品格中最突出的特点是什么呢?

我以为,首先是他的政治嗅觉很锐敏。苏洵在《辨奸论》里说“月晕而风,础润而雨,见微而知著”,是以观察自然气候来比喻及时把握政治现象。这是一个政治家应当具备的预见政治风云变化的能力。郭沫若在这方面有很强的政治预见性。他往往从一些端倪和预兆中预见大的政治风暴和革命运动的来临。

五四运动爆发时,郭沫若虽然远在海外,但对这个揭开新民主主义革命序幕的伟大历史事件,他的反映也是极其锐敏的。他雀跃欢呼:“万岁!万岁!万岁!新生命——万岁!新少年——万岁!新中华——万岁!万岁!万岁!万岁!”(《解剖室中》,载《学灯》1920年1月22日,集外佚文)他及时而准确地把握了五四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并且以诗集《女神》诗化了五四精神。

当国共第一次合作,中国的革命高潮即将兴起的时候,郭沫若预感到革命风暴即将来临,号召青年“向前猛进!”“到兵间去,民间去,工厂间去,革命的漩涡中去!”

在北伐革命战争的高潮中,蒋介石集团策划阴谋,准备兵变。开始的时候他们的阴谋活动相当隐蔽,蒋介石精心制造各种假象来作掩护,当时确曾欺骗了许多善良的人们,连一些革命家一时间也弄不清这个集团的真面目。但郭沫若却从他们活动的蛛丝马迹中,觉察到问题的严重和复杂,预见到革命面临危机。正因为郭沫若有这样敏锐而深刻的认识,所以他才非常清醒,百倍警惕,在蒋介石一伙面前,佯作不知,不动声色,麻痹了蒋介石,才能打入蒋介石集团之内,摸清了情况,写出了沉重打击蒋介石的檄文《请看今日之蒋介石》。如果郭沫若认识上稍有迟疑,那就一定会被蒋介石发觉。只要蒋介石发觉郭沫若是政治上的异己者,他不但要对郭沫若严加戒备,而且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郭沫若在那样瞬息万变的政治厮杀的险境中,不仅安然脱险,还胜了蒋介石一筹,凭的就是他政治嗅觉的锐敏。

其次,郭沫若政治家的品格,还表现在勇于实践的精神。早在少年时期,郭沫若就勇猛地投身学生运动,开始显露出勇于实践的斗争性格。郭沫若也同郁达夫等作家不同,他并不满足于作为一个文艺战士,他渴望工农暴动,渴望投入火热的实际斗争,他表示:“别了,否定的精神!别了,纤巧的花针!我左手拿着《可兰经》,右手拿着剑刀一柄!”他不但在文章中号召青年“到兵间去,民间去,工厂间去,革命的漩涡中去”,而且自己身体力行,投笔从戎,参加了北伐战争,担任北伐军总政治部的领导职务,显示了他在实际的革命政治工作方面的才干。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