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忆彭德怀庐山会议后为何发笑

2017-05-08 02:18:17

彭德怀参加完庐山会议回北京,刚下飞机,侄女彭钢告诉他考上第一志愿了。彭德怀才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本文摘自2009年9月14日《辽沈晚报》,作者彭钢,原题为《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彭德怀和浦安修在延安(图源:VCG)

1950年,四月天的春色中,12岁的彭钢终于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伯父。

“他把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接到了北京饭店,我是最小的。”当晚五兄妹与大伯父一同住在北京饭店。为了节约房间,“我们就打地铺,睡在饭店地毯上。”但是早上醒来,彭钢发现自己睡到了床上,“因为我最小,伯父就把我抱上床睡了。”

此后,彭钢便被接进了中南海永福堂。尽管中南海戒备森严,但因为这不仅结束了战争时期东躲西藏的生活,又能与疼爱她的伯父共同度过,这段时日被彭钢忆为是“最快乐的日子”。

天真烂漫的她却更喜欢学校里的热闹。直到上初中,彭钢都一直住校,只是周末回永福堂。

“伯伯劝我:‘还是走校吧,家里没人。’我说:‘不有你吗?’我说什么也不愿意,就觉得别扭。那时候也跟他熟,但还没有熟到那种跟父母一样的程度。”直到秘书做彭钢工作说,“你伯母有时也出差,一出去,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倔强的彭钢才开始考虑“走校”。

中学时代的彭钢热爱读小说,“每天上学路上来回要近一个小时,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看书呢!”于是彭钢提出条件,“给我买自行车,否则不走读”。出乎意料的是,一向节省的彭德怀,真的买了辆蓝色的‘永久’牌自行车,煞是漂亮,“随时能从上面跳下来的那种,他一看,觉得这车好,安全”。

永福堂也经常留下叔侄俩习古文的身影,“他别处不怎么管我,我的作文他要看,他文字能力挺强的,给我加读古文观止里的古文,先跟我讲解一遍,之后就要我背”。

永福堂的院子里栽有四株果树,两株海棠、两株杏子,每逢果子成熟时,彭钢像男孩般爬上树摘果子,伯父冲出屋子,彭钢在树上冲伯父做鬼脸,他说:“风吹树摆你也摆,吓不吓死人呀?!”

高中毕业,彭钢考取第一志愿西安电讯工程学院计算机专业。

1959年8月19日,天气像憋着一口气一样闷热,树叶纹丝不动。彭德怀从庐山会议归来,彭钢照例去南苑机场接机。

飞机停稳,人们从飞机上鱼贯而出,“走下来的人大家都互不吭气,气氛非常奇怪。往常我们接机都是有说有笑的。但这次所有的人都低着头,各走各的路,不打任何招呼。”彭钢看到伯父也低头沉默着走出机舱,没有丝毫的表情。

彭钢上前接过伯父手中的文件包,彭德怀只是拉着彭钢的手,没有说话,直到坐进汽车也没有放松。心生纳闷的彭钢并不敢吱声,直到伯父问及她高考状况。“我回答考上第一志愿了。他才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他问我家里情况怎样,我都一一作答。然后就不再说话。”彭钢觉得车内的空气凝固了起来,没有一丝动静。

回到永福堂,第一个打破这种沉默的是伯母浦安修。她把彭钢叫到了卫生间,还未说话,已满脸都是眼泪:“你伯伯被打成‘反党集团’的首领。”伯母建议彭钢去改换志愿,不要参军上军队的学校,然而这一建议很快遭到彭德怀的否决:“一个孩子家,改什么志愿。一人做事一人当,还能把她一个小孩子怎么样。”如今彭钢再度回忆起来,觉得伯父低估了最初的形势。

之后彭钢陪同伯父度过的日子,使她一想起便辛酸不已。“每天看着他坐在书桌前写信,写了撕,撕了又写。有时候坐在那里不动,有时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彭钢看着伯父焦灼不安,自己也陷入了困顿:一向正直的伯父怎么会一夜间就成了反党人士?“只要自己不垮,别人是整不垮你的。”彭德怀当时的这句话至今仍让彭钢感怀。

1959年9月,彭钢入读西安电讯工程学院。此后不久,被罢官的彭德怀举家从中南海搬往吴家花园居住。这里曾是传说中吴三桂住过的地方,彭德怀在这里读书种田。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