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春煊:晚年慈禧身边的反腐“恶犬”

2017-04-19 21:36:54

1907年,岑春煊面见慈禧,甘当“恶犬”。他说:“此次蒙皇太后、皇上垂询时政,所以披肝沥胆,不敢有一毫隐瞒。惟启程之时,因应奏之事极多,又牵涉奕劻,关系重大,不得不入京面陈,故特冒昧前来。臣话尚未说尽,又要远赴四川,不胜犬马恋主之情,意欲留在都中,为皇太后、皇上作一看家恶犬,未知上意如何?”要求留在北京供职,监视奕劻等人,保护朝廷。本文摘自2011年12月9日《南方周年》,作者侯宜杰,原题为《“官屠”岑春煊》。

由于为政崇尚严猛,不讲情面,经常参劾违法乱纪和庸劣不称职的官员,岑春煊被称为“官屠”(图源:VCG)

岑春煊字云阶,广西西林人,1861年生。他幼年随任职云贵总督的父亲岑毓英居住在昆明。1879年入京捐纳工部主事,1888年报效海军经费,晋升郎中。1889年其父病故,回籍守丧。1892年服满到京,任光禄寺少卿,旋升太仆寺少卿,署理大理寺正卿。1894年中日战争时曾被派在钦差大臣刘坤一处差委,次年因病开缺。

1898年,岑春煊送其七弟进京会试,上折请安。次日受到光绪皇帝召见,他在奏对时主张发愤自强。光绪正想奋发有为,见他强毅刚直,非常赏识,即下特旨,简授他为广东布政使。他万分感激,发誓效忠。上任之前请训时,光绪对他说:“听说两广总督谭锺麟老迈不能办事,你去了认真察看,据实奏闻。”

南下广东,查办道员

岑春煊到了广东,经过调查,首先查出道员、厘金局总办兼督署文案王存善任职五六年,积资数百万,广置房产,有“王半城”之名;并且深得谭锺麟宠信,欺压百姓,商民无不受其鱼肉,还有人因其索诈被逼而死,官员畏其气焰,均不敢说话。

岑春煊请谭锺麟将其撤职查办,谭锺麟断然拒绝。布政使为一省的行政长官,主管财赋和人事,岑春煊见其态度如此,毅然行使自己的职权,撤去王存善的厘金局总办职务。

第二天又与各官同见谭锺麟,请撤去王存善所兼的督署文案。谭锺麟拍案大骂,气得连眼镜都掉到大理石桌面上摔碎了。岑春煊也极为愤怒,拍着桌子说:“本司(即藩司,布政使的别称)为朝廷大员,所论乃是公事,即使有不妥的地方,总督岂能无礼至此!既然不能相容,你就奏参我好了!”说罢将官帽摘下,掷在案上,拂衣而去,回到署中,即请病假。

谭锺麟自知理亏,派人前去劝解道歉。不久有旨令岑春煊入京听候召见,岑春煊愤恨谭锺麟,就把王存善贪污的全案抄录下来,想着入京觐见光绪时当面参劾。走到武汉,他又奉到调补甘肃布政使,勿庸来京请训的上谕。到达甘肃任所以后,他仍将谭锺麟和王存善营私舞弊的事上折揭参,终于使王存善革职,谭锺麟罢官。

北京“勤王”,慈禧信任

1900年,岑春煊得知八国联军向北京挺进,急忙亲率两千多士兵由兰州取道草地,星夜奔驰,到北京“勤王”。8月15日北京失守,慈禧仓皇带着光绪皇帝等人出逃,他又率所部赶去护驾,为慈禧和光绪寻找食物。

尔后,他奏明溃军沿途抢劫,强行买卖,若不申明纪律,极其危险。慈禧命其整肃军纪。他大刀阔斧加以整顿,处斩了抢夺民食的士兵和勒索贿赂的太监,虽然有些粗暴跋扈,秩序却赖以好转。到怀来县后,慈禧和光绪的生活状况略有改善,赏岑春煊头品顶戴,督办粮台。在以后撤向西安的行程中,他办事更加认真,也更得慈禧信任,任其为陕西巡抚。在陕西巡抚任内,他参劾了几个办理赈济不力的知县。

署理两广,治吏从严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