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首鼠两端使中国无法主导朝鲜

2017-04-17 22:09:37

中国独立新闻评论员郭松民,2017年4月17日在其微博上发表《纪念甲午战争结束122周年:李鸿章首鼠两端的历史教训》,文中认为:要占便宜又害怕粘包,李鸿章的首鼠两端,不仅使中国再度失去了对朝鲜事务的主导权,而且为甲午战败埋下了祸根。


晚清重臣李鸿章(图源:Getty/VCG)

2015年10月25日,我在首都各界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65周年大会上做了一次题为《中朝关系千年历史的几个基本结论》的发言。我在发言中指出,纵观中朝关系千年历史,我们可以得出几个基本结论--

第一、自新罗统一以来,只要朝鲜半岛没有出现强大的第三方,中朝之间就始终是友好的;

第二、如果半岛出现了强大的第三方,中国就一定要干预。无论英明神武如唐高宗、懒惰不作为如万历皇帝、颟顸昏聩如慈禧太后、李鸿章,都是如此,这和地缘政治有关,和朝代或政权的意识形态性质无关;

第三、“唇齿相依,唇亡齿寒”是中朝关系的本质。中朝关系是不对等的,朝鲜为“唇”,中国为“齿”。唇亡齿寒,但齿若亡,唇仍可无恙。比如继新罗而起的高丽王朝,就历经唐朝灭亡后的五代十国、北宋(北方为辽、金、夏)、南宋、元朝等几个朝代,取代高丽的李氏朝鲜,也经历中国的明、清两朝。这种不对等关系带来第四个特征--

第四、中国必须通过保卫朝鲜来保卫自己的安全。一旦中国无力或无意保卫朝鲜,则中国自身的安全立刻就会成为问题。

其实这四点结论也可以概括为一个结论:朝鲜的安全就是中国的安全。

甲午战争后中国遭受日本长达半个世纪的侵略,是中国无力保卫朝鲜的结果。朝鲜核危机发展到今天这种极为棘手的状态,是中国在1992年中韩建交后无意保卫朝鲜的结果。

半岛无核化是中国想要的,但通向半岛无核化的道路必须要经过一个名叫“朝鲜安全关切”的转弯点,否则是无论如何也走不通的,更重要的,这会使中国变得更加不安全。

中国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有清晰、透彻的认识,并采取果断措施维护朝鲜的安全,如唐朝、明朝和新中国初年所做的那样,就可以在这个方向上为中国赢得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和平,反之,如果首鼠两端、患得患失、心存侥幸,就可能给自己带来重大灾难。在这方面,晚清和李鸿章的教训非常值得汲取。

李氏朝鲜本是中国藩属,除了中国,不愿和其他国家来往。在19世纪70年代,朝鲜一直厉行锁国政策,曾击退法美舰队入侵,并在全国各地竖立斥和碑,上面写道:“洋夷侵犯,非战则和,主和卖国,戒我万年子孙”,体现出朝鲜坚持闭关锁国的决心。朝鲜也因此被西方称为“隐士之国”。

1873年,日本试图用与朝鲜通商的方式打开朝鲜门户,朝鲜不予许可,后来在日本的连续威逼之下,回应通商要经过清廷同意。于是,日本政府派特使到清廷询问此事。而此时清廷掌管“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恭亲王奕?竟然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匆忙间回答日本特使说:“朝鲜国政,我朝素不与闻,听贵国自与理论可也”。日本大喜过望,再度派特使赴朝要求通商。而朝鲜一方面对中国关键时刻抛弃朝鲜感到绝望、痛恨,另一方面又害怕日本的报复,终于在1875年与日本订立通商条约。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