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开国少将之女:我不喜欢“红二代”

2017-04-17 04:13:49

“红二代的称呼,是一种自我孤立,把自己和群众分开了,有人甚至因此有很强的荣誉感,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我们这批人,父母打小就教育要夹着尾巴做人,不要骄傲自满,妈妈给我写的信里都有这句,生怕我们搞特殊,我不喜欢红二代这种称呼。”本文摘自2015年6月23日《新京报》,《廖政国之女廖颖:研究历史为新四军抗战正名》。


红二代拼图(图源:VCG)
 

人物小传:廖政国(1913年-1972年),河南省息县人。抗日战争时期,在车桥战役中率部担任芦家滩阻击战的任务。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副军长、军长、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舟嵊要塞区司令员、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廖颖(66岁),廖政国之女。上海解放军八五医院退休医生,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

打下车桥父亲很自豪

新京报:很多新四军的后代都在寻访父辈的经历,你也在做有关父亲的史料收集吗?

廖颖:我和爸爸真正相处的时间,掐头去尾只有4年。我3岁以前,他在朝鲜战场上,上小学一家人才在舟山团聚,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工作。我退休后,才开始搜集有关爸爸的经历。

新京报:你父亲的哪段战斗最令你印象深刻?

廖颖:他曾在《星火燎原》杂志上发表过三篇文章,讲述了夜袭虹桥机场、芦家滩阻击战、惠济河战斗的经过,这些一定是他忘不掉的战斗。关于车桥战役,他专门写过一篇分析总结文章《敌人为什么垮得这么狼狈》,文中能看出,打下车桥他很自豪。

手榴弹在手中爆炸失去右臂

新京报:廖政国被称为“独臂将军”,丧失右臂的经过有没有和你提起?

廖颖:没提过,后来是兄弟姐妹之间回忆加上其他叔叔阿姨的讲述,我们才知道。那是黄桥战役后,战场上有的手榴弹会炸,有的不会炸,很多战士抱怨武器不好。我爸爸喜欢研究武器,在屋里拿着手榴弹拆的时候,发生意外,因为屋外还有很多干部、战士,扔出屋外怕把别人炸了,他就举高手榴弹,结果在手里爆炸,所幸威力不大,人没事,右臂没了。

新京报:都源于他痴迷武器?

廖颖:对,他喜欢琢磨。抗战时期,江南多雨,战士们老挨淋,为了保证部队人员的身体健康,他让一个以前做雨毡的干部,搞来桐油做雨布。他还让军械所改造中式刺刀,以前和敌人拼刺刀总吃亏,改造后,长了10厘米。他带的部队里,每个班里都有长矛,别人看不懂战士们行军还背长矛?结果发现,长矛在过河的时候变成撑竿跳。他很务实,凡是能增加战斗力的方法,他都保留。

对待子女像对待战士

新京报:你见到父亲的独臂时,不好奇吗?

廖颖:他习惯了,我们也习惯。他安装了假手,打牌的时候还用假手持牌,左手出牌,他也不讲他的胳膊是怎么没的。我小时候摸过他的断臂,后来很少有相处的时间,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太幸福了,好像就忘问那些他受伤的经过,忘记他是残疾的。

新京报:在你眼中,廖政国是一个怎样的军人?又是个什么样的父亲?

廖颖:他很正,不利于部队的事儿他都会制止。有一次,部队干部把饭拿回家带给家属吃,他严令禁止,因为他认为这影响战士的伙食,影响部队的战斗力。作为父亲,他是严父,把我们兄弟姐妹像战士一样看待,什么事情都说一不二。

新京报:你是兄弟姐妹四人中的小女儿,他会对你更宽容吗?

廖颖:不会,在舟山生活时,舞蹈学院来招人,就一个名额,爸爸不让去,他对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学习。我小时候,想去参加少体校的活动,爸爸不让去,我闷一肚子气也不敢发作。后来他悄悄问妈妈是参加什么,知道是乒乓球后,没几天就搬回来一张桌子,他可能觉得那是一种补偿。

新四军战斗被人否定会很难过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