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上书赵紫阳揭露邓力群丑事

2017-04-13 22:13:10

李锐给赵紫阳与邓小平写信揭批邓力群,信中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叙述了邓力群的夺妻细节。以下为《李锐致赵紫阳邓小平函》全文。


毛泽东兼职秘书李锐(图源:武汉大学校友总会)

紫阳同志并小平同志:

邓力群同志在中央担任领导工作期间,有许多言论和行动于党于国十分不利,党内外广大干部群众中影响极坏。我认为十三大后,应当让他离开中央领导工作岗位。我向中央作这样的建议,不仅根据近几年来自己的观察,而且还根据他在延安审干期间,利用职权,奸占审查对象这一恶劣表现的具体材料(见《附件》:《一九四五年一月卅一日中直学委会对大会讨论的总结,杨尚昆同志讲》),同今天言行的对照。

先谈近年来的观察:

一、三中全会以来,中央的改革和开放这一根本方针,他是一贯抵制的,认为现在经济体制改革中的一系列做法,离开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过是援引西方资本主义某些经验。举一个例子:八五年十二月六日晚在国防大学讲话中说:“紫阳同志访问拉美,看到巴西外债很多,但日子还好过,考虑我们可不可在引进外资上更大胆一些。但这涉及两个世界的问题。巴西不管怎么变,不管谁上台或军人执政,终究是资本主义内部问题。李光耀访华回国后有个谈话,他的态度是很清醒的。他告诫新加坡的企业界到中国投资,不管合同协定规定得怎样好,怎样详细,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说变就变了。外国资产阶级希望我们开放政策继续下去,但他们是希望我们继续到资本主义去(哈默的例子)。”这段话的意思明显不过:赵紫阳不如李光耀清醒。我的印象,他从来不正面宣传改革和开放,而是从意识形态出发对改革和开放进行各种各样的指责,设置各种各样的障碍。

二、组织上严重地不守纪律。远的如八三年春,中央常委会上耀邦同志受到批评后,下午他就捅到新华社全国会议上去,两天内在《红旗》全国联络员会议等三个地方传达,引起全国震动,不知中央出了什么大事。近的如对待今年中央的四号文件,认为是一个框框,宣传口一系列会议总想突破,如说这项反自由化斗争是“第二次拨乱反正”等。多年来,他在自己的身边重用了一批“文革”时的造反派。如派中宣部理论局局长卢志超(《揪军内一小撮》社论的起草人)到上海当副书记兼宣传部长,被书记处否决;这次又要让卢当中宣部副部长,再次被否决,仍任卢为部务会议成员。

三、思想上顽固坚持“左”倾教条主义,空谈共产主义理想,表现理论水平低下。这些延安同他熟悉的人最清楚,五十年代田家英多次同我谈过。开国初,在新疆工作时犯过严重“左”的错误,被中央撤职(据说毛主席几次提到开除他的党籍)。近年又搬出《资本论》雇七个工人即形成“资本剥削”,来指责搞活经济、允许雇工的政策。他尤其喜欢打扮自己。八一年十一月在党校作过五次报告,借讲陈云思想吹捧自己,学员印象极坏。

总之,对邓力群同志的一贯“左”,党内外一直议论甚多,非常不得人心,在广大知识份子中影响尤坏。去年九月六中全会时,我在中顾委小组会上,曾两次发言指名批评他(和胡乔木同志)的“左”的思想和做法,特别是本性难移喜欢整人,再让他们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将使中央在这方面严重脱离群众,对改革开放政策的贯彻极为不利。

我过去没有同邓力群同志共过事。在延安抢救运动时,有过一件与我有关的私人“恶性事故”。当年我也不想计较,说,“让他们好去算了”,还受到富春同志的批评。现在由于他的两面派作风,“左”的一套,四十多年来一以贯之,且愈来愈严重;由于他身居高位,便于上下其手,假公济私,以致不得不翻出这件旧案向你们报告,俾能察微知着。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