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普京大国梦的立足点

栾泠撰写2017-04-13 05:48:43

联合国安理会12日就有关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在俄罗斯反对、中国弃权的情况下,决议草案最终未能获得通过。 

这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如果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叙利亚已经不单单是俄罗斯的盟友,更是俄罗斯保证自身安全以及实现“大国梦”的立足点。


2017年4月12日,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萨夫龙科夫(前中)在安理会就英美法三国起草的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时投反对票(图源:新华社)

苏联的失误

俄罗斯最早出现在中东始于基辅罗斯时代(9-12世纪),经过几个世纪的经营,彼得大帝时确定了向波罗的海、黑海乃至中东地区扩张的“南进战略”。19世纪中叶,沙俄开始真正地实施上述战略,英俄之间随之爆发冲突。中东成了俄罗斯与欧洲强国之间的联系纽带和角力舞台。

然而凭借打败德意志第三帝国位居世界霸权之一的苏联反而失去了沙俄在中东的政治遗产,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宋德星教授指出,苏联解体在摧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国际关系结构的同时,也根本改变了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空间和地缘战略地位,对俄罗斯造成了灾难性的全面打击,堪称世纪性的地缘政治灾难。

面对西方阵营的封锁,斯大林将东欧视为苏联对外战略中的关键领域,同时意图在土耳其和伊朗获得支点,以确保苏联东南部边界的安全。这一政策加深了伊朗和土耳其对苏联敌意,伊朗选择成为西方的忠实盟友,土耳其直接加入北约。

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袁胜育认为出,斯大林对于中东其他地区没有丝毫兴趣,也就缺乏周密的计划和长远的战略考虑,导致斯大林时期的中东政策错误迭出。1948年,苏联承认了以色列但随即转而强烈反对,这几乎激怒和冒犯了这一地区的每一个国家。

在斯大林去世后,继任者赫鲁晓夫调整了中东政策。

在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争中,苏联对埃及的支持使它博得了阿拉伯世界的拥戴。苏联力图确立起自己是反对强大西方帝国主义的弱小民族保护者的想象,向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联军阵营提供了大量的军事装备与援助。

卢布没有换来友谊,1973年,因为以埃停火,埃及放弃亲苏政策而与美国、以色列修好,苏联丧失了在中东世界的着力点,将注意力转移到阿富汗方面另起炉灶。

但苏联随后在阿富汗的所作所为,使其花费很大代价在第三世界树立的“天然盟友”形象毁于一旦。苏联从“反美帝主义之解放者”形象摇身一变成为“邪恶红色帝国、无神论教敌”。

整个80年代,苏联与中东所有重要国家都关系紧张,与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没有任何关系。唯有叙利亚由于出境孤立而对苏联忠心耿耿。

80年代后期,苏联国内危机日益加深,戈尔巴乔夫开始用“新思维”弱化苏联的“南进战略”,其外交政策等越来越向美国接近。苏联与中东国家的关系趋于冷淡,在中东呈现出全面收缩的态势。

苏联解体后,新生的俄罗斯也继承了戈氏的理念,把外交重点押宝在美欧身上,希望借此加快完成国内经济转轨,以迅速摆脱困境。

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的中东政策只是笼统地强调要保障国家安全,它拒绝与苏联的传统盟友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就连叙利亚都开始与美国交好。

按照曾任外长的伊万诺夫的说法,这个时期,俄罗斯与阿拉伯世界的传统联系急剧下降,俄罗斯在这里的阵地丧失殆尽。一个十分明显的情况是,虽然同为马德里和会(1991年)的主持者、中东问题四方代表(指美俄欧盟和联合国)之一,俄罗斯在中东和平进程中实际上处于被边缘化的程度,几乎成为国际和谈的“礼仪”式的角色。

(栾泠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