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文革卑躬屈膝吹捧江青

2017-04-13 01:22:13

从1968年3月“杨余傅事件”开始,大讲江青是毛泽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确路线的代表,除了已有的“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的口号外,周恩来甚至喊出了“誓死保卫江青同志”的肉麻口号。在一次大会上,周恩来把自己放在学生的姿态上卑躬屈膝吹捧江青。本文摘自《新发现的周恩来》,作者司马清扬、欧阳龙门。


1966年8月31日,周恩来与江青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一次大规模集会上向50万名红卫兵,革命老师和学生致敬(图源: Getty/VCG)

实际上,在中央文革小组成立之际,周恩来提议陈伯达作为中央文革小组组长和后来江青提议徐向前作为全军文革小组组长同出一辙。软弱的陈伯达和具有历史包袱的徐向前都可以被轻易作为“刘盆子”、“阿斗”使用。陈伯达自己就承认:自己没有能力。于是陈伯达推荐康生,但是康生如何能做得了“刘盆子”?周恩来对陈伯达软硬兼施:“你还是共产党员,难道中央不能分配你的工作?”后来公布由江青代理组长则显得极为顺理成章。成为代理组长的第二天即1966年8月31日,江青就主持毛泽东第二次接见50万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的大会。大会情况由新华社发布消息:“毛主席和林彪以及贺龙同志,由谢富治、杨成武陪同乘第一辆汽车,紧跟着周恩来、陶铸、聂荣臻、江青乘坐的第二辆汽车……六时四十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第一副组长江青同志,宣布接见外地来京革命师生大会开始。江青同志代表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向大家问好。她说,我们热烈地欢迎你们,向你们致革命的敬礼”。

国庆节后,陶铸对报纸上关于江青的宣传极其反感:“你(曾志,笔者注)看,这几天的报纸,照片上居然将江青和总理平列,像什么样子?”陶铸是常委中主管宣传的,但是是谁越过他插手照片排列之事?舍周恩来,还能有谁?

10月6日,首都红卫兵“三司”在首都工人体育场发起召开有北京和和地方各大专院校师生10万人参加的“全国在京革命师生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誓师大会”。江青讲话之后,周恩来表态:“同学们,革命的红卫兵战士们,我首先向你们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我没有更多的话要说了,我完全同意刚才江青同志讲的那段话。她讲的那段话,我们大家都看过,都同意的。……江青同志的讲话和中央批准的军委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的录音,我们把它制成录音片子,到全国大中学校去放。这样就不仅是今天到会的同学、红卫兵战士都听到,而且是全国大中学校的同学,红卫兵战士原原本本都听到。”把江青在一个大会上的讲话做成录音,在全国播放。江青名闻九州岛、声震寰宇的地位与周恩来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对于一个还不是中央委员的江青,这种待遇即使不是空前,恐怕也是绝后。

其次周恩来除了在宣传江青上十分卖力气,另外还当面奉承当众江青。1966年11月28日晚,北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两万多名“革命文艺战士”,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文艺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正如余汝信先生所言:之所以隆重其事,是为了对江青进行一次集中的人为拔高和吹捧,这是一次向江青表忠献媚的大会。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