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超强美国: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王陶陶撰写2017-04-11 22:10:29

近日,中美之间举行了最高领导人之间的会谈。

在此次会谈过程中,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外交影响力留给外人以深刻的映象。在叙利亚,美国的军舰轰击了自命强权的俄罗斯保护之下的叙利亚政府军;在朝鲜半岛海域,强大的美国航母编队进入半岛海域,逼迫此前不断核试的金正恩政权。

与美国强悍武力相对应的是其无可匹敌的外交影响力:美国轰击叙利亚之后,英、德、法、意、西、加等国纷纷表态支持,甚至大陆也只能默认此事的发生;而当美军进逼朝鲜半岛之时,世界上竟未有任何国家敢于对其行为提出质疑。

不过,这样的彪悍并不让人感到奇怪。

作为拥有超级实力的超级强权,美国无可匹敌的军事力量控制着世界上主要贸易通道(基本都在海上),拥有坚不可摧的西方联盟,支配着全球大部分的资源和财富,挥舞着国际规则的话语权。

什么是真正的超级大国?这就是真正的超级大国。


中国的贸易航道实际上全部被强大的美国海军所支配:2016年中国90%的铁矿石需要进口;中国外来油源,除了俄罗斯外,大都依赖被美军实际控制的海上贸易通道(图源:VCG)

实事求是地说,当前的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基础严重依赖海外贸易的大国,绝对没有足够的实力与美国发生正面对抗。这种现实决定了中国不宜轻易陷入与美对抗的漩涡,因为这绝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不过,尽管中国在对美外交博弈中,整体上处于相当严重的劣势,但是,中国依然有着自身难能可贵的优势可以利用。

首先,中国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实力雄厚的地区型大国,实际上是中国相比于美国的巨大优势。

这种优势,一方面使得中国能够集中力量处置对中国利益最要紧的主要事务、应付最主要的对手,无须为其他地区分散精力,使得外交政策具备稳健、持久、明确的政治效力;另一方面,中国不参与或少参与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事务,可以极大地减缓其他大国对中国的疑虑,限制反华联盟的形成。与之相应的使,美国在中东、东欧的利益纠葛,则使其陷入与俄罗斯不必要的矛盾,以及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看不到尽头且耗资巨大的治安战,迟迟难以形成有效的对华策略。

“要将美国建成自由进步的伟大国家,(外交上)最为重要是……不要与任何外国建立永久的联盟;美国独处一方,远离他国,这种地理位置允许并促使美国能推行一条追求自身利益的外交路线”——乔治·华盛顿《告别词》

“将德意志的注意力局限于中欧,在剧变发生之前,不要对巴尔干的争端和海洋的霸权怀有不必要的兴趣,那是危险的。”——奥托·冯·俾斯麦

“韬光养晦”——邓小平

实际上,这种后发国家的集中精力、专注自我、不折腾的外交优势,实际上是那些真正的大外交家极力推崇的强国政策。

历史上,伟大的美国国父华盛顿赐予美国外交的“孤立主义”,即是此理,这种将外交精力集中于周边事务而非世界事务,使得美国能够从一个大西洋滨海小国逐渐壮大为一个横跨两洋的超级大国;

同样,19世纪60年代的俾斯麦将普鲁士的注意力集中于德意志邦联内,而普鲁士强大的对手之一奥地利虽然实力强大,却在意大利与法国纠缠不清,在巴尔干与俄罗斯相互争执,不但与两强结仇,还很难将实力贯注到德意志邦联境内与普鲁士争夺对邦联的领导权;而另一个对手法国则在墨西哥、比利时、巴尔干、意大利、克里木甚至中国等地到处兴风作浪,分散实力之外更使得法国陷入外交孤立之中,以致于当列强眼里的老实人普鲁士将蓄谋已久的刺刀对准嚣张无比的法国之时,法国竟找不到任何盟友。

(王陶陶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