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未参悟疏不间亲 招致毛泽东雷霆震怒

2017-03-24 02:15:42

1967年2月14日的怀仁堂会议上,叶剑英与几位老帅痛斥江青陈伯达等人。叶多少误读此前毛泽东对陈伯达、江青的批评,也许是未能像周恩来那样参悟“疏不间亲”的古训,最终招致毛泽东的雷霆震怒。本文摘自2013年第7期《同舟共进》,作者冯锡刚,原题为《刘邦·屈原·孔明——读〈叶剑英诗词选集〉并集外两首》,文章系节选。


1968年,叶剑英与毛泽东握手(图源:浙江图书馆)

1960年参观杜甫草堂,叶剑英写下这样的诗句:

杜陵笔落伤豺虎,爱国孤泛斗牛。

叶剑英推崇杜诗,确是出于诗人的心灵交应。“爱国孤”在杜诗中在在皆是,而“葵藿倾太阳,物性固难夺”的情结,在杜甫,又将爱国与忠君结为一体;在叶剑英,追随领袖,当是政治家本色使然。

1962年9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说:前几年的军事路线与这几年的军事路线就不同,叶剑英同志搞了部著作,很尖锐,大关节是不糊涂的。我一向批判你不尖锐,这次可尖锐了。我送你两句话:“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作为军事科学院院长,叶剑英“这几年”公开发表的有关军事方面的文字是《伟大的战略决战》,系为配合1960年10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四卷而撰写。“搞了部著作”则未见发表。宣传毛泽东军事思想,除了配合毛选的出版,更是“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现实政治斗争的需要。从1960年4月发表《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文章开始,针对苏共的“反修”逐渐公开化。这一斗争既缘于意识形态的分歧,也涉及民族感情和国家利益。赫鲁晓夫于1960年夏季以撕毁合同、撤走专家相胁迫,实是适得其反。毛泽东坚决抗衡,中共高层亦同仇敌忾。随着“反修”的日趋激烈,借助批判苏共的“反对个人迷信”,对毛的个人崇拜也在升温。1963年3月,叶剑英赋《观光韶山》:

六亿同胞呼万岁,五洲志士称导师。

欲溯河源到星宿,韶山风物耐人思。

也是在这一年,叶剑英在欣赏了上海昆剧演员的表演之后,兴之所至,写出两首绝句赠勉演员,其中一首是:

一笛横陈响太空,英雄高奏大江东。

移宫换羽关时局,吹彻东方万古红。

1964年秋赫鲁晓夫下台后,毛泽东坚持要将反对“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进行到底,亲自安排发表胡乔木、赵朴初的“反修”诗词和散曲。1965年恰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20周年,林彪署名的《人民战争胜利万岁》一文发表。这年9月4日,叶剑英赋七律一首:

百万倭奴压海陬,神州沉陆使人愁。

内行内战资强虏,敌后敌前费运筹。

唱罢凯歌来灞上,集中全力破石头。

一篇持久重新读,眼底吴钩看不休。

后来,作者将发表时的原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改为《重读毛主席〈论持久战〉》。在同一时段,叶剑英写出了为毛泽东所激赏的七律《望远》:

忧患元元忆逝翁,红旗缥缈没遥空。

昏鸦三匝迷枯树,回雁兼程溯旧踪。

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

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转还凭革命功。

此诗发表于当年10月16日的《光明日报》“东风”文艺副刊。12月26日,毛泽东兴致勃勃地将此诗写赠前来看望的毛岸青夫妇。毛泽东不但书写出登载的报刊和日期,而且将诗题改为《远望》,并在诗题下加写“在大连棒棰岛”六字,表明知悉写作的处所乃至缘起。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