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接替丁盛抵不住高压 违心批判黄永胜

2017-03-23 01:25:47

赵紫阳接替丁盛掌权后作“批林”报告,说黄永胜掉屁股是一个阴谋,是想“挑动群众斗群众”。说实话,黄永胜把自己管辖的地方弄乱,让两派互相残杀,从中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但愿这是他在政治高压之下讲的违心话。本文为《军人永胜——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将军前传》附录四,作者迟泽厚。


黄永胜在特别法庭接受公开审判(图源:VCG)

1967年初,广州正式开展“文化大革命”不到半年,省、市党政机关便彻底瘫痪,社会大乱,革、保两派已经形成,而且壁垒分明。

毛泽东决定广东于3月15日实行军管,黄永胜出任省军管会主任。他从未做过地方工作,广东又是个经济、政治、人文大省,他深感这副担子难挑。

对地方实行军管,就得了解地方情况,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情况。根据黄永胜、刘兴元的指示,由军区司令部办公室兼省军管会办公室主任李维英负责,以司令部办公室的干部为主,组织了一个十多人的小班子,负责搜集和向上反映广东“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并随时向军区领导提出指导“文化大革命”的建议。当时我兼任省军管会办公室副主任,也是这个小班子的成员之一。因为这个临时机构的办公室房号为19,于是大家习惯称之为19号办公室。毛泽东指示军队要“支持左派广大群众”。可是谁是真正的革命左派,谁是“保守派”(实际是不叫右派的右派),大家则有不同认识,上面也没有明确标准。但是,以江青为核心、实际取代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中央文革小组”,很快便通过多种渠道和多种方式明确表态:以广州“三面红旗”(中山大学、华南工学院、广州医学院红旗)为核心的群众组织为“革命造反派”,即革命左派,军队应全力支持此派;而作为“造反派”对立面的则是“保守派”。由于各“造反派”组织多以红旗命名,于是这一派通称旗派;而另一派则因拥护军管,认为军管后全省一度东风浩荡,则被称为东风派,也称拥军派。

对广州的两派应该支持哪一派?19号办公室经过认真研究后认为:“中央文革小组”明确要求支持“造反派”,军区不能违抗,但是,“造反派”毕竟是少数派,他们造反劲头很大,却不是工农业生产的主力,倘若因支持“造反派”而得罪了多数派,或者像上海那样,进而镇压多数派,势必天下大乱,贻患无穷。毛泽东过去不是也说“必须坚定地信任群众的多数……这是我们的基本出发点”吗?据此,我们提出了“一碗水端平”和“支左不支派”的方针,黄永胜、刘兴元等军区领导都表示赞同。

当年4月中旬,周恩来来到广州。在4月18日的两派群众组织代表会议上,周恩来按照“中央文革小组”定的调子,明确宣布旗派是“革命造反派”,而东风派则是“偏于保守的群众组织”。这一定性,无异于宣判东风派的政治死刑。旗派代表无不兴高采烈,而东风派的代表们或垂头丧气,或愤愤不平。会议结束时,东风派几个头头围住黄永胜,说他们回去无法向群众交代,他们认为周恩来的这个表态与军区有很大关系,要求军区指出,他们究竟“保”在哪里,他们“保”了哪个“走资派”?黄永胜好歹劝走了这几个代表,然后向周恩来讲了他对形势发展的忧虑。周恩来沉默不语。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