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后海参崴中国妓女出逃事件

2017-03-20 19:36:57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之后,俄国远东最大海港城市——海参崴的中国妓院发生了一个雏妓出逃的事件,惊动了北京政府外交部与海军部,成为一个震惊朝野的案件。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明德史馆”,作者杨之,原题为《十月革命后海参崴的中国妓女救赎》。


海参崴夜景(图源:VCG)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琵笆行》中描写一个长安歌妓从“屈身青楼”到“嫁给商人”的悲惨身世。在旧时代,一般妓女的出路只有两条:一个是“从良”,如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嫁给商人妇,即为从良;一个是逃跑,这是一条险路,因为“窑主”或“老鸨”在妓院中豢养着一帮爪牙,专门监视妓女的出入,防止她们逃跑。自古以来,不堪妓院折磨的妓女选择出逃,并非新鲜事,但是这类事情如果惊动当时的最高统治当局,确属罕见。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之后,俄国远东地区最大的海港城市——海参崴的中国妓院,不仅发生了一个雏妓出逃的事件,还惊动了北京政府外交部与海军部,成为一个震惊朝野的案件。海参崴,俄语:Владивосток,罗马化拼写:Vladivostok,其意是“征服东方”。在1860年之前,此地属于大清帝国的版图。1860年,中俄两国签署《北京条约》,清政府被迫将海参崴割让给俄国。当20世纪初,西伯利亚大铁路贯通之后,海参崴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交通的枢纽,其经济也繁荣起来。随着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海参崴的妓院随之昌盛。

作为远东地区的交通枢纽和海防要塞,海参崴的居住人口在性别比例上显著失衡,那就是男多女少。清末民初,海参崴大约有10万人口,其中大多数是军人以及来往务工的单身汉。这就为海参崴妓院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市场需求。那时的妓院名字起得都很雅致,如中国人开设的妓院一般叫“群仙书馆”、“怡红院”、“会仙阁”、“兰亭班”等等;日本人开设的妓院,通常取名为“日东书馆”、“日天书馆”、“日光书馆”、“日荣书馆”等等;朝鲜人开设的妓院,一般取名“明月”、“文之家”、“日新亭”、“莺之家”等等。在海参崴这样一个中俄日朝等国人口杂居的地方,妓院业竞争残酷。妓院为了招揽嫖客,往往迫使妓女们说一些违心的话语,如“我想很快嫁给你吆”之类的假话。

1919年4月16日中午时分,俄罗斯的港口海参崴缓缓驶入一艘名叫“海容号”的中国巡洋舰。此时的海参崴金角湾码头,已经停泊了四艘军舰,其中英美两国军舰各一艘,日本军舰两艘。抛锚之后,舰长林建章立即给北京政府海军部总长刘冠雄发去一份电报,通报平安。

林建章是年44岁,中等身材,小平头,四方脸,双目炯炯有神。他与时任海军总长刘冠雄和海军总司令蓝建枢,同属福建人。从晚清以来,中国的海军力量一直掌握在福建帮手中,牢不可破。林建章此次率舰前来海参崴,肩负一项重大的使命,那就是保卫此地的华侨安全。自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来,海参崴的俄国共产党跃跃欲试,伺机暴动,以推翻海参崴的白俄政权。1918年4月初,海参崴白俄当局已经向各国领事宣告:“不再负责海参崴的治安责任。”海参崴的俄国共产党革命,迫在眉睫,各国侨民纷纷逃离。

(嘉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