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录:梦回一战前夕(二)

采桑子撰写2017-03-19 10:35:11

第一次世界大战距今已有一个世纪左右的历史,那段历史犹如陈旧破碎的照片,泛黄、残片。但足以惊醒后人,贪婪的恶果,战争的残酷。它是如何发生的?

……

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这个世界上,哪都少不了它这个庞然大物——俄国,因为它面积太大了。

不过这个庞然大物由于处于亚欧大陆最北边,靠近北极圈,虽然有着漫长的海岸线,但却几乎没有一个不冻港。因此,谋求一个不冻的出海口成为历代沙皇孜孜以求的目标。当然为了出海口,历代沙皇开始了对“领土扩张”特有的“痴迷”。从莫斯科公国到沙俄帝国,它的领土扩展了400倍,截止一战,俄国的领土已经达到了2280万平方公里。

为了这样的“俄国梦”,它逆时针开始,先后与瑞典、奥斯曼土耳其、英法、中国、美、日等列强相遇。17世纪开始,它遇到的是奥斯曼土耳其。从1676年到1922年这近250多年历史中,双方发生了12次俄土战争(未含1568年-1570年的那次)。而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双方的第11次。

事实上,俄土间的第11次战斗是第10次战役后柏林会议分赃利益冲突的延续。柏林会议上,奥匈和俄国在巴尔干半岛问题上“分账不均”,俄国在保加利亚的势力大大被夺,而奥匈则在赫塞哥维纳、波斯尼亚两地取得保护权。这令俄国甚是不满,借着当地民族主义兴起,俄国打着斯拉夫民族的旗号,试图以支持塞尔维亚以对抗奥匈帝国的扩张。


俄国彼得大帝(图源:Getty/VCG)

此后,奥匈和俄国的冲突加深,于是就有了那次刺杀,还有第一次世界大战。

一场“意外”的刺杀

当然这些背景充当着的是仅仅是火药的角色,点燃火药的那颗火星子就是那场刺杀。只是这场刺杀是由各种“意外”连接起来。

第一个“意外”是被刺杀的皇储斐迪南大公。他本是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的大侄子,并不是皇储。谁料本来的皇储鲁道夫大公是个情种,为情自杀,并且他还是独生子。于是当皇储这好事儿就意外落在了斐迪南大公身上。

第二个“意外”是他媳妇索菲。索菲出身于捷克一个没落的贵族,但斐迪南大公也是个情种,与她一见钟情。只是整个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皇室都反对两人的结合。经过双方各种较量与妥协,最终让这场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故事变成了现实。只是,索菲在自己婆家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斐迪南大公为了讨好自己老婆开心,带她来到外地的萨拉热窝。因为到帝国的殖民地,才可以抛掉维也纳宫廷的束缚,才可以给妻子应有的尊重。

第三个“意外”是这场军事演习。有人称这是史上“最二(傻)”军演,因为日子挑选在6月28日,是塞尔维亚的国耻日。500多年前的这一天,塞尔维亚在科索沃战役中失败后被土耳其征服,但斐迪南大公这对小夫妻对此一无所知,仍在欢乐的度假氛围当中。

第四个“意外”是这场刺杀。事实上,塞尔维亚“黑手会”和波斯尼亚青年会的这场刺杀是失败的。军演后,在斐迪南大公夫妇坐着敞篷轿车驶向市政厅的路上,他们安排了多次刺杀,其中一次刺客向斐迪南大公夫妇仍出了炸弹,不过并未成功,仅仅炸伤了随行的几个人。而其他几处刺客都没有找到机会刺杀。斐迪南大公夫妇安全来到了市政厅。

然而,结束完见面的斐迪南大公忽然想去探望自己被炸伤的随从,这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事实上,更巧的事情还发生在之后。首先,斐迪南大公的汽车司机鬼使神差的走错了路。其次,在掉头的途中,恰巧遇到了这次刺杀组组长普林西普。于是,刺杀意外中成功了 。

不过,这场“意外”的刺杀并不意外。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战前夕,巴尔干地区的民族主义高涨,民族矛盾已空前激烈,欧洲大陆德法之仇也酝酿已久,一触即发。被鼓噪起来的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它能让受压迫民族获得巨大的力量,战胜强大的敌人,同样它也能满足强大民族的虚荣心,让他们对弱小民族的欺压的行为理所当然。事实上,它可以是民族伟人华丽的斗篷,也仅仅是政客手中的一张牌

所以如何驯服“民族主义”这头猛兽,是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都必须且永远需要应对的难题。

(采桑子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