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批评:有人说我是秦始皇希望我死

2017-03-17 01:46:34

1970年庐山会议后,解放军高层曾流传唐诗《焚书坑》,黄永胜在不同场合引用过。谢富治闻之如获至宝,并向毛泽东报告。毛闻讯格外警觉,南巡中严厉点名黄永胜曰:“我就不相信,黄永胜就能指挥解放军,解放军就听他一个人的?有人说我是秦始皇,希望我快点死,死了他们好上台啊。”本文摘自2014年第11期《同舟共进》,作者吴东峰,原题为《谢富治其人》。


毛泽东与秦始皇拼图(图源:VCG)

契卡(Cheka),俄文的缩写音译,十月革命后苏联的情报组织,时称全俄肃反委员会。据云,是时,全俄各地有610个契卡工作委员会,1000多个革命法庭。契卡于1954年更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著名的苏联情报组织克格勃。

红军时期,中共按照共产国际指示,在红军和苏区成立了肃反委员会,开展了大规模的清洗运动,使红军遭受了巨大损失。战争年代一般称“肃反委员会”人员为“肃反大员”,留苏归来者称其为“契卡”。建国后,因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列宁在一九一八年》的热播,“契卡”之名曾家喻户晓,其意先褒后贬。

谢富治将军,建国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文革”中权倾一时,红极一时,时人称其为中共之“契卡”。

从追随张国焘到揭露张国焘

谢富治,湖北黄安(今红安)人,木匠出身,中等个,国字脸。浓眉大眼,鼻圆嘴阔。露齿甚温和,闭嘴极严肃。眼光锐利,精瘦能干,说话嘴略歪,神色似有苦相。有人谓其相曰:“有福相而无福命之形。”

建国初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祁山告余,谢富治寡言少语,原则性强,干劲也大,独来独往,很少理人。许多人与之共事多年,未知其所思,未知其所想。余采访多位与谢共事者,亦有言:“谢富治是一位有原则性之人。”而谢富治兄弟谢富礼则言:“谢富治不多言但多心。要是不有那么多的鬼心思,怕不会死得这么早。”

郭林祥将军曾回忆,谢富治政委工作经验丰富,常下基层检查工作,好的表扬,差的批评,原则性极强。检查工作后,常与郭同睡一个炕。郭继言,谢富治也偶尔与机关干部一起打打扑克、下下象棋。他给人的印象是当时一二九师群众反映比较好的政工干部,常常受到刘邓首长的表扬。

陈康将军与余言,陈赓将军爱开玩笑,开玩笑也是有分寸的,不是稀里马哈乱开。打仗精明灵活,不能打的仗,他绝不会打,从来不吃亏。谢富治比陈赓深沉,爱摆架子,为人不错,水平一般。

谢富治因根正苗红,进步极快。参加革命不到一年即入党,两年升任团政治处主任,后任师、军政治部主任。后调红四方面军总部,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中共川陕省委组织部长。文史学者温相认为,前一个组织部长是和张国焘的亲信之一黄超平级,后一个则是监视川陕省委书记傅钟的监军。因此,最早重用谢富治的是张国焘而非毛泽东。

红四方面军肃反中,谢富治提出“要勇于怀疑一切”的口号。该口号提出后,四方面军主要领导许继慎、曾中生、王树声、徐向前、傅钟等均受株连,或被杀害,或被审查,或被监控,而张国焘则对此口号赞许有加。张国焘在四方面军的政治会议上多次夸奖谢富治是“革命的尖锐的锥子!”据云,谢富治在红四方面军时期负责的主要是清洗军队和分局内部被怀疑的干部和提供清洗的证据及名单。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