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赞胡耀邦:壮心难酬功盖三中

2017-03-15 21:22:26

“戎马倥偬为大同,十年开拓振雄风;壮心难酬忧国运,神州功盖有三中。”李昭同志接到我送给她过目的诗稿,很快交到了耀邦同志手中。次日下午,我到耀邦同志住所看他。他正伏案捷书。看我进屋来,他放下手中的笔,高兴地起身和我打招呼,离案陪我到沙发上相对而坐。本文摘自2010年第7期《文史参考》,作者陈维仁系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工作时的秘书,原题为《胡耀邦与我的一段诗词交往》。


胡耀邦是最早放弃中山装,喜欢穿西服、戴领带的中共领导人之一(图源:AFP/VCG)

1988年夏天,我刚从中央党校副校长位置上退下来,为了调整一下退居“二线”的生活方式,承揽了一点“文字活”,背到外地去完成。8月下旬,我到了济南,听山东省委党校的老朋友讲,耀邦同志就住

1988年夏天,我刚从中央党校副校长位置上退下来,为了调整一下退居“二线”的生活方式,承揽了一点“文字活”,背到外地去完成。

8月下旬,我到了济南,听山东省委党校的老朋友讲,耀邦同志就住在烟台东山宾馆。我喜出望外,28日下午赶到烟台,住进林业部一所新建的“研究中心”。这里实际是一座海滨休养所,去耀邦下榻的东山宾馆,乘汽车用不了五分钟。我在这里一住半个月,和耀邦倾心交谈,诗词唱和,好不惬意。

这半个多月,当时并不觉得有多么难忘和可贵,以为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次巧遇,以后相处的机会还多。没想到一年后他猝然辞世,这段经历竟成绝响。

“我们都做长寿翁呗”

在东山首次见耀邦是29日上午九时许。半年未见,他显得有些苍老,也消瘦多了。也许是因为夏天穿衣服少!后来一问,才知他来烟台很长时间了,一直住在这里,哪儿都没去,每天都要用几个钟头由保健医生给他治疗腿病。这几个月,外边包括北京的事,他似乎知之不多,所以我同他谈到许多大大小小的事,他都很感兴趣。

我谈了党校几年来改革中的风风雨雨,谈了北京发生的抢购风,以及前两个月到广西、河南等地的所见所闻。

我告诉他,我已不当党校副校长了,其它几个兼职也主动向新校长提出请予免去,以便新班子好统一抓工作。我说,我下来时还开了个“生活会”呢!本来我不想讲什么,但又想是党内的会,难得还有几个有关单位的同志来参加,有些话出于公心还非讲不可,不讲就没有机会讲了。

作为个人谈心,我向耀邦同志简要介绍了发言内容。他听完后,笑得很开心,一边让我抽烟,一边像开玩笑地说,“噫!没想到,老陈你这个人还是很硬气的嘛!”他又再次问我的年龄。他没想到我也年过六十,只比他小九岁。

听我讲了一些党校的故事后,他又满怀深情地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说,只要能“长寿”,总会有事干的;不过,不能再硬充“勇士”了,自己力所不能及,又不想干的事,也就可以不干了。耀邦同志说:“我讲过老同志退下来,主要是‘健康长寿’,有的同志还不大赞成,说是要‘发挥余热’,似乎我那个话消极了。其实,二者并不矛盾嘛!你不能长寿,心情舒畅地活着,你还有啥‘余热’可发挥!再说,你那个‘余热’发挥多了,对人对己对工作也未必就有好处啊!所以,我让你做‘长寿翁’。”我说,“我赞成您的意思,不过,您是长者嘛!对我称‘翁’我不敢当。”他笑了笑说,“那我们都做长寿翁呗!”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