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内秀才呼吁反左 胡绳为何惑而不解30年

2017-03-14 19:49:48

从1957年开始直到1966年,是我们国家“左”的倾向发展并愈演愈烈的20年。在这20年中,对形势的发展感到困惑的,远不止胡绳一人,所以并不奇怪。令人奇怪的是,胡绳这种“茫然”一直持续到1987年——“垂三十载”,又多了十年。本文摘自2017年3月13日八十年代微信公众号,作者徐庆全, 原题为《胡绳为何“三十而立,四十而惑”?》


胡绳长期被认为是中共党内的“秀才”(图源:VCG)

胡绳先生80诞辰时,写了《八十初度》诗,还写了自寿铭。诗有“生逢乱世歌慷慨,老遇明时倍旺神。天命难知频破惑,尘凡多变敢求真”句,铭有“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惑。惑而不解,垂三十载。七十八十,粗知天命”语。颇让人疑惑不解。

孔夫子讲“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已经成为社会各色人等晚年追怀往事时,或调侃或认真的口头禅。为何作为大理论家的胡绳,不但说自己“四十而惑”,并且“惑而不解”达30年?

胡绳“惑而不解”是哪30年?他对老朋友郑惠有所阐释,“是从五十年代后期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后期”,也就是1957年到1987年这段时间(郑惠:《程门立雪忆胡绳》,第161页)。

李普在《悼胡绳》一文中(《炎黄春秋》2000年第12期),援用蔡仲德评论他老丈人冯友兰的话,认为胡绳一生也有“早年实现自我,中间失去自我,晚年又回归自我”三个阶段,与胡绳80自寿的诗与铭相对照,“中间失去自我”,也大致是这30年吧?

现在,学者们喜欢提“某某人现象”。有现象,自然有产生这种现象的本质。本质是什么?“早年实现自我,中间失去自我,晚年又回归自我”三个阶段是焉。我的同事杨继绳把这三个阶段简而言之为“两头真”,可谓一语中的。就胡绳而言,也可归结到“两头真”现象之中。

胡绳是公认的“神童”。15岁时,开始学习、接受马克思主义;18岁,学习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写下了《新哲学的人生观》;20岁,写了《辩证法唯物论入门》;30岁,写了《二千年间》、《帝国主义与中国政治》,这两部著作,成为四五十年代进步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启蒙读物,产生过很大影响。

其后,这位“少年早慧”、被夏衍称之为“神童”理论家,虽然仍时有著作问世,但当年那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求实的学者和坚强的民主斗士”已不复存在。在胡绳的人生历程中,就进入了“惑而不解”的阶段。对此,胡绳本人有过概括:

从1957年以后,我越来越感到在我的写作生活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矛盾。似乎我的写作在不是很小的程度内是为了适应某种潮流,而不是写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我内心深处究竟有什么,自己并不十分清楚,但我觉得自己的头脑和现行的潮流有所抵牾。现在看来这种矛盾的产生是由于我不适应党在思想理论领域内的“左”的指导思想。但当时我并不能辨识这种“左”的指导思想。正因为我不理解它,所以陷入越来越深的矛盾。为顺应当时的潮流,我写过若干与实际不符合、在理论上站不住的文章。写作这样的文章,不能使我摆脱而只能加深这种矛盾。由于这种矛盾,我在写作的方向和目标上感到茫然。(《胡绳全书》第二卷“引言”)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