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中国式干政:皇帝的影子

荏苒撰写2017-03-10 21:51:42

由朴瑾惠闺蜜干政事件引发的政治丑闻终于尘埃落定,开创韩国第一位女总统先例的朴槿惠,又开创了韩国第一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的先例。事实上,因为受到制度与人性影响,古今中外,不管什么政体,国家权力的运作几乎都难以杜绝干政现象。在中国,儒家鼻祖孔子主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然而,很多时候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不在其位却谋其政的现象几千年绵延不绝,乃至在今天的台海两岸还可见其影子。本组议题《权力的嫔妃:历史上的中国式干政》,可让我们一起回顾中国古代宦官、后宫以及现代史上夫人干政的历史。这是第一篇《皇帝的影子》。本文原载于《多维CN》第17期及《多维TW》第14期。


中国古代皇权的象征——北京故宫的一角(图源:VCG)

一提起北京中关村,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中国硅谷。这里大学林立,科技创新活跃,经济欣欣向荣,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中关村这个名称的来历,居然和历史上的宦官有关。中关村,原名中官村。中官者,宦官之称谓也。自明朝以来就有宦官在这里居住、养老,形成一个宦官聚落,因而得名中官村。中共建政后,这里被规划为首都文教区,在国学大师陈垣提议下,中官村改名为中关村。从中官到中关,名字易改,宦官也早已走入历史,但他们与古代中国的历史纠葛难以湮没。

在中国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社会里,皇权始终代表着高度的中央集权,一切权力出自皇帝。然而面对庞大的帝国,皇帝凭借孤家寡人根本不可能实现有效管理,势必要向官僚集团分权。由此,皇帝与官僚集团的矛盾贯穿整个封建社会始终,而这一矛盾又集中体现于皇权与相权的关系上。

在这场马拉松式的权斗中,皇权所能依靠的,自认为最可靠的,唯有朝夕相伴的宦官。在皇权的逻辑中,宦官没有家室拖累,与外朝没有任何瓜葛,唯一的依仗就是皇权,因而对皇权唯有忠心耿耿,比文官更为可信。加之帝王生长于深宫,自小由宦官陪伴长大,关系自然亲厚。南汉后主刘鋹就讲过,“群臣自有家室,顾子孙不能尽忠,惟宦者亲近可任”,以至于大臣必须先自宫才能获得任命,满朝文武俱是宦官。

当然,刘鋹的“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满朝紫朱尽宦官只一个特例。但是,宦官依附于专制皇权逐渐水涨船高,深度介入政局,形成宦官干政的局面,成为权力体系中与外戚、相权并立的一极。然而局势演变一旦达到极致,皇权旁落,宦官也可能废立皇帝,甚至摧毁王朝,因此可以说,宦官既是皇帝最亲信的人,也是皇权最危险的潜敌。

成也宦官,败也宦官

宦官之于中国,可谓渊源流长,最早在西周时就有使用阉人作为宫廷内侍的记录。秦始皇时,宦官嫪毐勾结秦始皇生母赵姬干政;秦二世时,宦官赵高专政,指鹿为马,最后杀死二世;汉武帝设立内朝,以宦官领尚书事,参预朝政,制衡外朝相权。先秦至西汉时期,宦官并非全是阉人,直到东汉,宦官才全部使用阉人,开创了中国古代宦官时代,随之出现了宦官干政的高潮。

东汉政权,从根本上来说是建立在世家大族与皇权共治的基础之上,光武帝刘秀依靠豪强大族,尤其是南阳世族的支持夺取政权。作为回报,东汉皇室的后宫多来自世家大族,形成势力强大的外戚集团。强大外戚势力的存在,是东汉政治生活的一大特点,也是这个王朝高层政治中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弊病。

自光武帝刘秀后,东汉大多数皇帝继位时年龄幼小,由出身豪强大族的太后辅政,外戚势力因此坐大,不但压倒了皇权,也压倒了外朝的相权。皇帝成年亲政时,举目四望,所能依靠与信任的只剩下宦官。于是皇帝藉助宦官向外戚夺权。皇帝死后,皇权又旁落被外戚掌握,新皇帝长大后再藉助宦官向外戚夺权,如此陷入恶性循环。

(荏苒 撰写)

相关阅读
  • 对话张琏瑰:朴槿惠下台 韩国乱局继续恶化

    在张琏瑰看来,朴槿惠下台被看做是街头政治的胜利,而这样的认知可能加速韩国国内政治的持续恶化,甚至可能将韩国拖入无政府状态也未可知。

  • 朴槿惠之后 韩国政坛如何重启

    随着朴槿惠的黯然离去,我们也需要对朴槿惠治下的中韩关系进行简要回顾,并对韩国下届总统大选的选情做出预判。

  • 对日韩慰安妇协议态度或决定韩大选结果

    朴槿惠下台后,虽然政府方面强调将维持原有外交政策,但日本对能否继续维持慰安妇协议非常不安,并认为对该协议的认识取向甚至会影响大选结果。

  • 首尔弹劾之夜[图集]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就总统弹劾案作出判决,宣布国会在去年12月提出的总统弹劾案成立。宣布弹劾结果的首尔这一天晚上显得有一些特别。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