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补贺炳炎忍辱五上五下

2017-03-09 04:18:27

贺炳炎在早年红军时期两年之内五上五下,甘当替补,其中有什么隐情。本文摘自2015年第10期《世纪风采》,作者梅兴无,原题为《贺炳炎忍辱负重五做“补缺官”》。


解放军开国上将贺炳炎(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贺炳炎是著名的独臂将军,成都军区第一任司令员,第一集团军第一任军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0年病逝于成都,年仅47岁,一生充满传奇色彩,1933年5月到1935年6月这两年时间里,他蒙冤被捕,五下五上,历经坎坷,但他忍辱负重,对革命忠贞不二,只要党一声召唤,他就挺身而出,甘当“补缺官”,哪里困难就冲向哪里。

一下一上:补缺十九团团长

1933年春,“左”倾路线在湘鄂西的代表夏曦把“肃反”扩大化推到极致,一批批党员、干部被当作改组派“肃”掉了,红三军几乎到了毁灭的边缘。时任红七师十九团团长的贺炳炎,在痛别战死的父亲后不久,就听到了要抓他的改组派的风声。

改组派全称“中国国民党改组同志会”,是国民党内汪精卫派系向蒋介石争权夺利的一个小团体,已于1931年解散。可就是这个短命的东西,却被“左”倾路线用来大做文章。

尽管贺炳炎连改组派是哪三个字都搞不清楚,但他深知一旦背上这个“罪名”凶多吉少。他独自一人爬上驻地旁边的山头上待了一整天,也想了一整天:自己16岁就跟父亲从松滋老家跑出来参加革命,在红军里长大,现在父亲牺牲了,就这么跑回家对得起谁呀?再说是不是改组派自己心里有杆秤。他决定留下来,要抓要杀听便,就是死也要死在革命队伍里。

深夜,他回营地刚刚躺下,五六个“肃反”队员闯了进来,不容分说地把他捆起来。贺炳炎大声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听着。”为首的“肃反”队员拿着一张条子念道:“贺炳炎犯有改组派罪行,即日起开除出党,进行隔离审查。中央湘鄂西分局书记、军委分会主席夏曦。”“说我是改组派,拿证据来!”“证据你自己会招出来的!”

贺炳炎生性倔强,不管受到怎样的刑讯逼供,他始终据理抗争,毫不屈服。部队不停地转移,贺炳炎被押进了由所谓的“改组派分子”组成的“改组派连”。一天,夏曦从改组派连路过,贺炳炎犟着跨出队列质问:“夏主席,你说我哪点是改组派?”夏曦推了推近视眼镜,蛮横地说:“哪点都是。你要老实交代你们的头头来!”

正在这时,前方忽然枪声大作,红军前卫与国民党军队发生激战。贺炳炎任职的十九团因他被抓,群龙无首,一开战就乱了套。红七师师长卢冬生急得直骂娘,赶忙派通讯员到“改组派连”“借”贺炳炎当团长指挥作战。

夏曦本不想让贺炳炎去,但又怕打了败仗,只好装聋作哑,匆忙离开了“改组派连”。

枪声就是命令,等“肃反”队员下掉手铐,贺炳炎抓起通讯员送来的驳壳枪,箭一般地冲上战场,组织十九团进行反攻,迅速扭转了不利的战局。

二下二上:补缺特科大队长

战斗胜利了。贺炳炎看着阵前满山遍野的敌人尸体,一边高兴地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下意识地把驳壳枪往腰里插。“把枪给我!”跟在贺炳炎身后的“肃反”队员冷冷地说,随即一副锃亮的手铐又铐住了刚刚杀敌的双手。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