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访华前害怕见毛泽东要磕头

2017-03-06 00:54:57

尼克松访华前,对于红色中国十分陌生。尼克松与基辛格最大的担心就是怕见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要磕头。本文摘自2016年第4期《文史博览》,作者陈冠任,原题为《尼克松曾担心来华要磕头》。


1972年,中美关系发生重大转变,北京当时为应对民意疑虑,对内宣称尼克松是“打着白旗进北京”(图源:Getty/VCG)

1956年9月,毛泽东在党的八大会议讲话中就曾预言说:“我们的门是敞开的。再过12年,英国、美国、西德、日本都会争着和我们打交道。”

美国来“争着和我们打交道”的,是第37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

由于陷入越南战争泥淖不可自拔,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几番试探后,决定派人去中国打破外交僵局。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主动请缨前往北京,会见中共领袖,商谈两国关系正常化事宜。但是,由于相互隔绝达20年,连尼克松和基辛格这样的高层人士对红色中国都很陌生,甚至有些恐惧。在基辛格去北京的诸多准备事宜中,他们最大的担心就是怕见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要磕头。

这种担心不是空穴来风,是有前车之鉴的。

首先,这场秘密外交基本上是按中国的条件进行:是美国特使去北京,而不是周恩来到华盛顿。

由此,他们的理解是:这是中国按允许外国使节拜会中国朝廷的古老规矩发出的邀请。

其次,历史上有外国使节曾被中国政府遣返回国过。1651年,第一个到中国的俄国大使来到北京,因硬不肯给顺治皇帝磕头,结果被拒绝接见,并被立即遣送回国。1816年,英国大使阿姆斯特勋爵来到北京,因拒绝给嘉庆皇帝磕头,也被押送遣返回国。

因此,基辛格受命去北京,认为很有可能要给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磕头。为此,他和尼克松十分犯难,几次一起秘密商量如何处理此事,以免到时因不磕头而办不成事,更不被遣送回国。两人商定的办法是什么,尚未查到史料,因此具体办法不得而知。

就这样,基辛格踏上了北京之路。

1971年7月9日,为了谋求与中国改善外交关系,基辛格在访问巴基斯坦时突然装病于凌晨登上飞往北京的飞机。经过近八个小时的飞行,北京时间中午12点25分,飞机降落在北京郊区的南苑军用机场。

基辛格见着叶剑英,当然没有磕头。但基辛格的紧张没有消除,并且一直持续,有人这么记述的:从基辛格当时在南苑机场的表情来看,忧虑是很重的,玳瑁宽边眼镜后的脸膛肌肉紧缩,没有一丝笑容。

叶剑英陪同基辛格乘坐上了大红旗轿车。进城后,作为贵宾,基辛格等人被安排住在钓鱼台国宾馆六号楼。

基辛格等人吃了中饭后进行休息,随后接到中方的通知:周恩来总理于下午四时半来看望客人。时间一到,基辛格等人相互招呼着,到客厅门口迎候。

他们在屏风前挨着排成一行,垂手站立,表情僵硬,紧张而拘束,连话都不说了。对中国的神秘感使他们即将会见中国领袖人物时手足失措。

小车驶到小楼门口。周恩来下车走来,基辛格在楼门口迎接他,还没等周恩来走到跟前,大概是怕要磕头,他“就有意地把手伸了出去,动作还是有点僵硬”。

周恩来立即会意地微笑了,伸出右手和基辛格握手,友好地说:“这是中美两国高级官员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握手。”

基辛格立即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说:“遗憾的是这还是一次不能马上公开的握手。要不全世界都要震惊。”

这样,基辛格避免了可能要对周恩来磕头的尴尬。

基辛格在北京停留了48小时,先后与周恩来等人会谈近20个小时。双方在坦诚的氛围中就尼克松总统访华、台湾问题和广泛的国际问题进行了预备性会谈。在双方就尼克松总统访华等问题达成了一致后,基辛格高高兴兴地离开北京,又回到了伊斯兰堡。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