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泽对谈徐庆全 自曝被上海某人质疑

2017-03-03 21:37:30

1985年8月,朱厚泽任中宣部部长,因提出“宽松、宽容、宽厚”即“三宽政策”,他本人也被称为“三宽部长”。徐庆全在一次与朱厚泽对话过程中说道:“您是说,上海有人对您的讲话提出了质疑?”上海的这个人是谁?这与朱厚泽的“三宽”有何关系?本文摘自徐庆全个人微信公众号“八十年代”,原题为《徐庆全:邓力群回忆涉及朱厚泽的一段往事》。


1985年起,黄菊出任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图源:AFP/VCG)

1985年8月,朱厚泽任中宣部部长,1987年1月离任。在此期间,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是胡启立,书记处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是邓力群。邓力群是上级,朱厚泽是下级。两人工作上有交集,邓力群自述中涉及到朱厚泽的事情,再自然不过。

这里说说邓力群回忆中“安徽调查”一节中,与朱厚泽有关的一段史实。

关于胡启立讲“三宽”

邓力群“安徽调查”,是在1986年6月5日至21日。21日,在离开安徽之前,他与时任安徽省委副书记徐乐义和宣传部长牛小梅谈话。谈话两个内容,第一个“传达小平同志的两段话”,第二个“谈对‘三宽’的意见”。邓力群回忆说:

我还讲了对“三宽”的意见,这也是我第一次讲对“三宽”的看法。这时,胡启立和朱厚泽讲“三宽”的话已经几个月了。我主要是讲了这样一个意思:首先,我们的一切方针、政策,都要以“四项基本原则”为准绳。“宽松”也好,“双百”方针也好,都必须以“四项基本原则”为前提。其次,既然强调宽松,就应该对大家都宽松,不能只对一方面宽松,而对另一方面就限制得很厉害。搞自由化的人有宽松,反对自由化的人也应该有宽松。而朱厚泽这些人的宽松,是让搞自由化的人无所顾忌,而对坚持马克思主义、批评自由化的人,则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并不宽松啊!

所谓“三宽”,即朱厚泽在一系列讲话中提出的“宽容、宽厚、宽松”的简称。

所谓胡启立讲“三宽”是怎么回事?

1986年4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胡启立在上海送别来访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中央主席团委员里比契奇。从14日开始,分别邀请上海文艺、理论及教育、科技界的知识分子见面谈心。北京和上海的报刊都有报道。不过,不管从内容还是标题上,都没有出现“宽松”的字样。譬如,《瞭望周刊》用的标题是:《创造民主、和谐、相互信赖的环境--胡启立同上海知识分子谈心》;内容中也是这样几句话。

难道邓力群说的话没有来由?为此,我曾向朱厚泽求证。他和我有这样一段对话:

朱:胡启立的上海谈话,我看到过记录。他讲的原话,用的也是“宽松、和谐”。不过,正式发表的时候,标题是用的“团结、和谐”,内容也是这样用。

徐:为什么要改动?

朱:在胡启立谈话记录稿上,有这样的话:“厚泽同志出来讲的那些话,是跟中央报告了的,讲的是好的。”“至于用词嘛,‘宽松’这个词可以斟酌。”

(采桑子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