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定均轻敌总想露一手 结果被张灵甫痛打

2017-03-03 01:42:35

皮定均初到华中时,总想露一手,瞧不起张灵甫的整编74师。有种轻敌的思想,骄兵必败。战斗一开始,战局就没按皮定均所预期的奇迹出现。全旅对突过运河东岸的滩头之敌,进行反复地冲杀,冲了九次!结果,皮定均被张灵甫打痛。本文摘自2016年6月19日今日头条,作者婵稚翎,原题为《此中将一到华中就想“露一手”,结果败在张灵甫手下》。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皮定均(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946年皮定均中将初到华中时,已是誉满双肩的善战之将。可他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犯了轻敌的毛病。这次他所“轻”的,是国民党军中赫赫有名的王牌整编74师。

在苏中战役煞尾时,华中首府淮阴形势吃紧。皮定均奉命率部急趋淮阴。

皮定均全旅分三个梯次前进,2团为先头团,1团居中,3团断后。2团赶到淮阴,华中野战军副政委谭震林问团长钟发生: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皮定均部队的。我是2团团长钟发生。”

“情况是这样:整编74师、整编25师企图进攻淮阴。你们的任务,在淮阴西南沿运河东岸组织防御。9纵在宿县一带节节抗击,敌人大概四五天以后才能到淮阴。1师、6师三天内赶到,准备在淮阴外围歼灭整编74师。你们打过正规战没有?”

“没有。”

“学习学习。”

2团急行军18里,到运河东岸杨庄一带布防。可敌人并不是“四五天以后才到”,第二天中午就到了。9纵没能阻住74师。9纵一部退过河,接过2团占领的一个渡口。敌人先头团也脚跟脚地渡过运河,夺走渡口。下午,皮定均随着1团赶到淮阴时,渡口已经掌握在敌军手里了。

在华中局办公大院,他见到了谭震林。谭震林强调了坚守淮阴的重大意义,叫他统一指挥淮阴保卫战。谈完话,他驱车奔杨庄2团指挥所。当天,他在日记中写道:“在这天的行动中,我是最高兴的。我们得到新任务,觉得党看得起我们。由于高兴,我的一切疲劳都丢开了。”党把保卫华中首府的任务交给他。他有些飘飘然了。

当他听完团长钟发生的敌情报告,不假思索地说:

“整编74师又算得了什么!今天晚上,把突过来的一个团敌人消灭掉,你们三个团各拿出两个营,比赛!看谁打得好!”

他的口气很大。

可钟发生不敢苟同。他已和74师交过手,深知眼前的敌人非同凡响,是从没遇到过的劲敌。他说:

“1团中午到,看了地形。3团天黑才到,没看地形,不了解情况。我的意见,我们2团和1团打,3团做预备队。”

“不,一定要比赛!”

钟发生是皮定均的老部下,深知“皮老驴”的脾气,但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说:“我提过意见了。你实在这样做,我执行。”他的这句话是很重的,但没能阻止住想到华中“露一手”的皮定均。

但“比赛”一开始,战局就没按皮定均所预期的奇迹出现。全旅对突过运河东岸的滩头之敌,进行反复地冲杀,冲了九次!打得很英勇,敌我伤亡都很大。后来他在《染红了的运河》为题目的日记中说:“特别是我们有很多的优秀的抗日战士被国民党惨无人道的屠杀。他们是抗日有功的英雄!”日记里没记下伤亡数字,但这个数字,钟发生没齿难忘:600。

600!就是整整一个营,皮旅还没有这样惨痛的伤亡记录。结果,皮定均终于被74师打痛了,也掂量出74师的斤两。幸好这次74师师长张灵甫桥头堡后因伤亡太大,没能“迅猛扩大战果”,使得皮定均争得十分宝贵的半天喘息时间。当夜,新四军5旅赶到淮阴城下,皮定均才不再是孤军了。第二日,张灵甫再次进攻。结果,在皮旅面前碰了个大钉子!

随后,整整两天,王牌师寸土未进。张灵甫被激怒了!但他不愧是名将,碰了钉子后改硬攻为巧取,借夜色掩护,派两个团从皮旅和5旅结合部锲入,占领了淮阴。

皮定均被迫撤退了。此战之仇,他直到担任6纵副司令员时在孟良崮一战才报得,张灵甫被6纵的战士击毙。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