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我的右派经历与反思

2017-02-24 00:35:04

江平是中国著名民法学者,有“民法泰斗”之称,现为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其名言“只向真理低头”,振奋着代代学子。有人问江平,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一生最刻骨铭心的是划右派的经历!”在其个人博客中,他用文字记录下记忆中的那段难忘的右派时光。以下为原文摘录。


中国“民法泰斗”江平(图源:VCG)

有人问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一生最刻骨铭心的是划右派的经历!”1960年秋,我在北京门头沟大台煤矿劳动改造的时候被火车轧断了一条腿。当火车轧断小腿的时候,那个血淋淋的极限伤痛,终究是一时的,而划右派后“撕心裂肺”的那种极限的精神伤痛,却是前后折磨了我22年!

1951年8月,我作为新中国第一批留苏学生中的一员前往苏联学习法律。毕业前使馆教育处征求本人的意见,我表示愿意去高等学校,这样,我就被分配到了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北京政法学院。我在1956年底带着桂冠回到学校,自以为步入了“天堂之门”,从此可以步步高升万事如意了,没想到1957年给我开启的是“地狱之门”,我一下子从天堂跌人地狱!

有人要我谈斯大林

1957年的春天,党开展了“整风运动”。

由于我1951年就出国,对国内政治斗争情况一无所知,其间发生的“镇反”、“肃反”、“三反”、“五反”这些政治运动,与我毫无关系,所以我对即将来到的这场政治运动,既无经验可言,也无任何思想、心理准备。

整风运动开始时,是很和风细雨的,主要是通过座谈会形式,听取教职员工对党委的意见。当然大家都很谨慎,给党委提意见,更多还是提希望。

我因为刚到北京政法学院,什么情况也不了解,当然没有什么意见可提。但是,大家对苏联发生的事情,却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刚发生不久的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个人迷信的秘密报告。在座谈会上,有人希望我谈谈这方面的情况和看法。

斯大林杀害和镇压大批反对派人士的事实揭露后,欧洲国家的共产党受到很大震动,一个时期内在群众中影响也降低不少,不少国家的共产党员纷纷退党。

西欧国家共产党中,最有影响力的是意大利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陶里亚蒂知名度也非常高。他在斯大林事件发生后曾说过,斯大林问题的根源,不是个人品质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当时赫鲁晓夫和陶里亚蒂的分歧,就在于赫鲁晓夫认为这是个人的缺陷造成的,而陶里亚蒂则认为这是制度的缺陷造成的。

当然,我是同意陶里亚蒂的观点的。我在苏联学习时,从自己的五年经历也感到,这么大的问题,仅用个人品质是无法解释的。我所经历的苏联制度层面的缺陷,正是现在我们党要整风时,需要警惕并克服的。

于是,我就在座谈会上谈了上述想法。后来在揭露我的“反党”言论中,这也就成为一项内容了,尽管这不是我的主要“右派罪状”。批判时,有人以此说我攻击“社会主义制度”,说我认为“社会主义制度有缺陷”,这当然令我甚感冤枉。--帮助党整风也就是要解决制度中的缺陷,为什么一提制度缺陷,就成为“社会主义制度的缺陷”了呢?

(采桑子 编辑)

相关阅读
  • 政协选委:曾俊华不是习近平指定人选

    政协选委早前宣布提名前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出选香港特首。参与提名的政协常委何柱国说,另一参选人曾俊华不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定的人选。

  • 近思录:自由派的反击

    今非昔比。在邓相超、左春和等事件出现后,即使左派已成定点清除的气候,不仅邓相超本人选择了道歉,妥协了事,整个自由派似乎都鲜有反击的声浪出现。

  • 为柯庆施正名:毛泽东忠实拥护者

    柯据说是中共领导人中唯一和列宁握过手的人,但他的仕途并不顺利。但在南下后,升迁迅速,威震一方。

  • 欧洲极右联盟尊特朗普 将随之翻船

    极右派联盟游戏终究引火自焚,风潮有很大机率,因保守右派政党与社会党妥协后,对边界管理的难民政策达成共识而黯然退潮。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