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瘟疫将天主教拉下神坛

栾泠 荏苒撰写2017-02-23 04:54:10

1346年,一场瘟疫席卷了欧洲,截至消退,中古时代的欧洲和中东的人口在极短时间内从一亿减少到八千万,这场瘟疫以“黑死病”(Black Death)被后世所铭记。但这场灾难意想不到的将天主教拉下神坛,文艺复兴即将开幕,欧洲从中世纪走出。


佛罗伦萨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中心(图源:VCG)

黑死病和佛罗伦萨这座城市联系密切,“任你怎样请医服药,这病总是没救的……凡是得了这种病、侥幸治愈的人,真是极少极少,大多数病人都在出现‘疫瘤’的三天以内就送了命。”薄卡丘在其名著《十日谈》开篇中,谈到当时佛罗伦萨惨况——1348年,黑死病杀死了该城80%的居民,因此黑死病有时也称“佛罗伦萨瘟疫”。

黑死病的爆发让欧洲陷入恐慌,为何会爆发瘟疫?如何阻止瘟疫的蔓延?人们迫切的需要答案。处于绝对权威的天主教会给出了永恒不变的答案——神遣。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教会只能将一切归于这是上帝因世人的罪孽而降下的惩罚。

当时曼彻斯特的大主教威廉姆斯在给教士的信中说: “人类的纵欲是多么可怕,如今它更加变本加厉,这理所当然地要激起神的愤怒。”为了平息愤怒,人们必须不断忏悔,并压抑自己的欲望,苦修派则通过严酷的自我鞭笞来清除身上的罪恶,以期获得上帝的宽恕。

当然,这些手段是不可能管用的,那些苦修派通过自残,甚至还加重了传染。于是虔诚的信徒不禁发问:到底是什么引起了上帝的愤怒?为何好人坏人都会惨死?无辜的孩子为何也得不到上帝的垂怜?

更无法解释的是,连那些道德高尚的为上帝服务的教士和修女也不能幸免。

14世纪一位名叫亨利· 耐顿(Henry Knighton)与阿维尼翁教廷联系频繁,他精确、详实地记录下法国南部地区教士阶层的患病死亡情况:阿维尼翁有6位红衣主教和160 名加尔默罗(Carmelite)修士(包括所有英国籍加尔默罗修会成员)染疫而亡,普罗旺斯地区有347 名多明我会教士(包括147 名蒙彼利埃人中的140 人)染疫而亡,马赛的150 名方济会修士中除1 人外全部疫亡。

学者多哈尔(William J . Dohar)则以英国的一个小教区为考察对象, 详细分析了黑死病对教区慈善事业和牧师生活的影响, 认为黑死病的首次光顾便扫荡了将近40 %的有俸教士, 同时人口数量的持续下降也使教士的封地变得贫穷。

在这种无差别死亡前,天主教会作为精神支柱的辜负了欧洲人——万能的上帝在人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无能为力,神职人员不肯履行自己的职责,争先恐后地逃命,使得灾区活着的人没有地方诉苦和忏悔,死者下葬时得不到应有的祷告。更有甚者,许多教士还利用人民的恐惧心理,大肆招摇撞骗,从贩卖一些据说能够禳病的圣物中牟利。

薄伽丘的《十日谈》中看到了人们思想上的某些变化: “不知道这场瘟疫是受了天体的影响,还是威严的天主降于作恶多端的人类的惩罚; 它最初发生在东方, 不到几年工夫, 死去的人已不计其数; 而且眼看这场瘟疫不断地一处处蔓延开去,后来竟不幸传播到了西方,虔诚的人们有时成群结队、 有时零零落落地,向天主一再作过祈祷了;可是到了上述那一年的初春, 奇特而可怖的病症终于出现了, 灾难的状况立刻严重起来。”在英格兰的耶奥维尔城,愤怒的群众用铁棍和弓箭攻击巴斯主教,使其死于非命,这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

(栾泠 荏苒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