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当之无愧是《炎黄春秋》创刊者吗

2017-02-16 18:29:07

2012年2月9日出版的《香港传真》,刊登了张木生的《我的中西历史观与新民主义历史观》一文,文中披露:刘源是《炎黄春秋》最早的创刊人,他当郑州市副市长时,因在邙山筹建炎黄二帝塑像,刘为筹资组织了民间委员会,请出大批老干部和大学者当委员。肖克老将军任主任,刘是秘书长,需有个杂志,就办了《炎黄春秋》……事实真是如此吗?曾担任《炎黄春秋》总编辑的徐庆全在《刘源是<炎黄春秋>“当之无愧”的“创刊者”吗?》一文中给出了答案。


2014年3月4日,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出席两会预备会议后离开人民大会堂(图源:Reuters/VCG)

有老友来访,闲聊中聊到《炎黄春秋》早年的往事,老友问:这本刊物到底谁是创刊人啊?你的《让思想飞——我所认识的耆老》一书中写到了萧克和杜导正,叙述了他们二人创办这本刊物时的情况,可有人说是刘源创办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老友的问题,我不感到惊讶,因为2012年2月初我就看到这种说法了。这个“有人说”,就是张木生先生说。

张木生的说法

话题要从2011年4月24日说起。

这一天,木生先生的新书《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我读李零》发布会召开。参加会议的嘉宾有以刘源先生为首的几位将军,时任“炎黄”总编辑的吴思也受邀参加。在2011年“二代”喧哗之际,这次会议颇引人注意。

第三天,我恰巧在一个场合碰到参加这次会议的一位朋友,就问会议的情况。这位朋友说:刘源是不是对你们炎黄有意见啊?上来就把吴思给训斥了一顿。我感到很惊讶。因为事关本刊,回家后顺手把这件事简单记了几笔。

后来,在社里也听吴思约略说起过,吴还说,会后不久,刘源还请他吃过一顿饭,解释、道歉,云云。

2012年2月9日出版的《香港传真》,刊登了张木生的《我的中西历史观与新民主义历史观》,专门提到了那次新书发布会的情况:

发书会是怎么回事?该讲什么,谁不知道?刘源重视,又是序言作者,一来就先声明半小时后还要参加另一个会。许多人要与他合影,误了时间,本来应该给他发言时间。吴思上来先讲,书刚拿到,没怎么看,但有不同意见。人家尊重你,请你来,你一上来就说书我没认真看,然后就一大段讲朱厚泽质疑新民主主义。刘源忍不住打断:“怎么又扯上朱厚泽了?”我理解,意思是说,讨论新民主主义,不讲毛、刘、张闻天,说说胡、赵、杜润生也行,朱厚泽他又不是这一理论和实践的发明者和重要执行者。我心里评价,讲到新民主主义,朱厚泽的权威性还真没有刘源高呢。我想多数学者也会如此认为。刘接着说:“在这种场合,别说讨论新民主主义,就是讨论你《炎黄春秋》的事儿也说不完!”这话背后就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背景了:刘源是《炎黄春秋》最早的创刊人,他当郑州市副市长时,因在邙山筹建炎黄二帝塑像,刘为筹资组织了民间委员会,请出大批老干部和大学者当委员。肖克老将军任主任,刘是秘书长,需有个杂志,就办了《炎黄春秋》。所以,他当之无愧是创刊者,一手操办了杂志诞生。久而久之,杜导正先生都记不清是谁办的杂志了!近些年,刘源对该杂志的倾向性和大量文章导向有意见,曾正式向他们提出自己的意见,君子坦荡荡,有话当面讲,吴思才知道有这么段历史,所以刘点了他一句,意思明确,这是发书会,别扯太远,别当成你的发书会。之后,吴思为此还真道了歉,承认失礼。并说:“不过我还歪打正着,讲的那些,为木生的书做了广告。我成了个托儿!”对此话,听者恐怕也只能一笑了之吧!

(嘉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