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与慈禧太后特殊的报销技巧

栾泠撰写2017-02-13 21:11:52

虽然中国的皇帝一直强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不过是皇帝的一厢情愿。除了乱世,大部分皇帝都被重重规矩约束着,在皇宫的方寸之间过完一生。当然,全国财政收入也不都是皇帝的,例如清朝就分皇帝私人支配的内务府与户部的“国库”,不过二者并非如此泾渭分明,有时互通。


慈禧太后在颐和园仁寿殿前乘舆照。前排左为崔玉贵,右为李连英(图源:美国史密森学会的费雷尔艺术画廊以及亚瑟 M.萨克勒画廊)

皇家最昂贵的支出,是修缮——修宫殿、修园子、修寺庙、修陵墓,像圆明园、万寿山、长河工程、永安寺营建,雍和宫修缮、改造工程等等,都要花大钱,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几百万两。

在乾隆时期,这些修缮费用内务府出的起,并为引起社会动荡,但乾隆还是扣上了骄奢淫逸的罪名,而其后国库空虚成为嘉庆的难题。

到了慈禧太后的时候,清廷国库和内务府同样空虚,尤其还面临外敌,需要建立一支庞大的海军。所以慈禧太后重建圆明园的念头打消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的修缮颐和园了。

当时中国舆论不好,慈禧太后对于修缮颐和园还是很犹豫的,可内务府和太监们不犹豫。重修颐和园这种工程项目,对于内务府系统来说,是一个发财的大好机会,他们是有条件要修,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修,所以就团结一致,以大沽口炮台修好了为理由,劝慈禧太后用这笔钱修缮颐和园。

慈禧太后从善如流的答应了,然而清朝末年有人计算过,挪用的海军款项都够修两个颐和园。那些多出来的钱,自然被人瓜分了。

内务府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虚报技巧,内外皆知,只瞒着皇帝后妃。这可苦了慈禧太后,她想消弭此事的不良影响,要将修院子的钱当建造海军来报销,但这种事情,太后自然是不精通的,可最后还是报销成功了。齐如山的回忆录里记载了修缮颐和园的款项如何报销的有趣的细节。

这笔钱中确实有用于海军的,譬如恢复水操旧制和筹建昆明湖水师学堂这种冠冕堂皇的名义,以及沦为为御船拉纤的小货轮等等。这些花销毕竟有限,而且又有和外国签订的合同,款项上都有收据,不能多加,碍于大清的面子,也不好意思串通外国人作假账,所以好几年都没有报销成功。最后,慈禧太后不得不请出了恭亲王来负责报销。

恭亲王也没有好办法,需要摊派的钱数太多了,他督办了一个多月,最后不得已,便授意底下的办事官,把购买的那几艘船上的物件,每一种的单价都翻了几十上百倍。最后,连一条吸水烟时所用的纸捻子,价格都加到一两多钱银子一条,才算了结这场荒唐的报销。

如果这件事放到今天可就简单了,看看天价高铁:

一个自动洗面器7.2395万元,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最后组合成总价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上万元的15英寸液晶显示器,2.2万元一张的单人座椅,6.8万元的冷藏展示柜……一些产品均由官员们钦定的供应商提供,号称要用20年的产品刚下线就状况频发。

高铁列车采购价的账单令人咋舌,但这样的“震惊”却显然未能入得了审计等监督体制的法眼。只要被供货商贴上“专供政府采购”的标签后,销售给政府采购部门的价格就比市场同类产品价格高出数百上千元……这就是公共采购中的“明规则”。

如果慈禧太后时便能通晓后世的“明规则”,当年恭亲王又何必为报销一事发愁。

(栾泠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