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实味批延安舞会惹众怒

2017-01-12 06:45:09

抗战期间,中共在延安盛行交际舞。王实味针对整个延安的周末舞会,批评得十分激烈。他很快成为众矢之的,遭到了严厉的批评。本文摘自2008年第6期《中共党史研究》,作者黄正林,原题为《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社会生活》。


朱德、谢觉哉、吴玉章、林伯渠、李鼎铭、徐特立(后排左起)等1939年在延安党校合影(图源:VCG)

在中国抗日战争史的研究中,抗日根据地一直是学者所关注的一个重要领域,而且随着研究的深入,研究领域不断拓展。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史研究的复兴,抗日根据地的社会史也开始受到关注。对于根据地社会史的研究,既有理论上的探索,也有实证方面的研究,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也存在着不足,作为构成抗日根据地社会史研究主要内容的社会生活,学术界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朱鸿召的《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以半文学、半学术的形式展现了1937年至1947年陕甘宁边区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因书中过多地运用了纪实文学的写作手法,还够不上一本严格的历史学意义上的社会史研究著作)。因此,笔者从边区的穿衣、吃饭、娱乐活动等方面,对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社会生活进行论述。

一、边区的穿衣(一)普通民众的穿衣

由于受自然环境和自给自足自然经济的影响,边区民众的传统衣料比较粗糙、简单。如庆阳民众穿衣以土布、皮毛为主,男女衣着“均不尚华美”(《庆阳县志》,1931年修,甘肃文化出版社,2004年,第296页)。不同性别、年龄、阶层的人穿着不同,男人穿满襟土布上衣,戴黑色圆顶瓜皮帽;女人穿自制土布浅色满襟宽袖上衣;乡绅、文人及富者着黑色绫绸或土布长袍,外套蓝色绫布或绸缎褂子,戴礼帽(庆阳地区志编纂委员会:《庆阳地区志》第3卷,兰州大学出版社,第942页)。在陕甘宁北部一些以畜牧业经济为主的地方,冬季以皮衣为主(秦燕:《清末民初的陕北社会》,陕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35、129页)。在抗战前,即使这样比较粗糙的服饰也只是比较富有的人家才有,大多数贫苦人家常常是无衣可穿。在经过土地革命的地方,农民生活也十分困难,冬季没有御寒之衣(《陕甘宁边区政府文件选编》第3辑,档案出版社,1987年,第188页)。抗战前边区只有极少数富有人家服饰比较好,普通民众以土布为主,而广大贫困阶层还是衣不蔽体。

抗战前期,虽然边区农民生活有所改善,但是农民穿衣仍然存在着困难,特别是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边区与国民党统治区域货物流通,几乎完全停止,除了消耗品,任何的必需品如布匹、棉花等都禁止运往边区”。布匹来源少,布价飞涨,购买布匹在贫苦农民家庭的支出中占有很高的比例,如对延安一乡20户新来移民难民调查,其买布开支占家庭总支出的66.8%(《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第3编《工业交通》,陕西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16、550页)。1941年1月对延安县赵家窑村调查,因布匹太贵,到了夏季农民将冬季的棉衣去掉棉花当单衣穿(《延安川口区四乡赵家窑农村调查记》,《解放日报》1942年1月13日)。定边县城区“人们在冬天穿老羊皮,盖的也是老羊皮,冬天盖有毛面,夏天盖有皮面”(《定边城区第一乡调查》(续),《解放日报》1941年9月20日)。张闻天在神府县农村调查报告中说:“在衣着方面,近年来布匹昂贵,买布做新衣的比从前少了。平常,一般农民,冬天穿皮衣皮裤(无面子的),冬衣里放羊毛。有衬衣衬裤的不多。平时穿的棉衣、夹衣、单衣旧的多,新衣服则留在过年过节时穿。戴帽子的很少,大都用白布缠头。”(张闻天:《神府县兴县农村调查》,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72页)。这些都说明抗战时期根据地农民的穿衣因国民党政府的经济封锁而变得十分困难。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