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模式的终结:集体经济之死

2016-10-23 21:53:37

江苏南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年代,乡镇企业如火如荼,带动当地经济飞跃发展,被称之为“苏南模式”,代表着中国公有制经济共同富裕的一个方向与探索。然而,时至今日,苏南已经是外资经济主导,民营经济占较大比重,曾经的集体经济乡镇企业消失无踪,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文选自《苏南模式的终结》,作者新望。


曾经集体经济占主导地位的苏州,已经转变为外资占主导。图为苏州夜景(图源:苏州旅游网)

1996年-1997年,正在人们给“苏南模式”赋予更多政治色彩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苏南经济似乎已停滞不前,而且还发现,如不及时改革还将暴露出隐藏着的许多问题。

首先是江苏省委党校的储东涛教授在中央党校无锡科研基地举办的“1998年乡镇企业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以《对江苏乡镇企业20年历程的审视》为题目的发言中提出了“江苏乡镇企业痛失领先地位”的观点,储教授以公开出版的几种统计年鉴上的数字明白无误地审视出江苏GDP在全国的比重、乡镇企业在全省工业总产值及税收中的比重,从1993年之后均呈直线下降之势,已被广东、山东赶上、超过(目前又落在了浙江后面)。尤其苏南乡镇企业增长速度明显减缓,经济效益不断下降,企业亏损面逐步扩大,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储教授初步地指出“自身机制退化”是苏南模式不再执农村工业之牛耳的内在原因。后来储教授又在《中国市场经济报》、《太湖论丛》、《领导理论与实践》、“江苏农村市场经济发展研讨会”

等地方发表了《苏南模式的退化》、《乡镇企业:目前的困境与跨世纪飞跃》等文章,目的是呼吁江苏尤其苏南要加快改革。

储教授是江苏地方经济史的专家,他从发展史的角度来谈苏南模式问题,自然比较有系统,他所运用的数字也很有说服力。其实,理论界对苏南模式既有思路与经验的的盲从和僵化很早就有议论。1992年以后,珠三角、胶东半岛、温州等地区经济的斩露头角和勃勃生机,又促使越来越多的人思考这一问题。邓小平南方谈话发表不久的1992年6月8日,《新华日报》理论版登有浦文昌的文章《对“苏南模式”的反思》,文章指出了苏南模式至少在五个方面存在不足:发展多种经济成分见事迟,速度慢;破除平均主义力度不大,进展不快;市场及市场机制的发育滞后;城市企业和经济活力不强,发展缓慢;科技进步及其人才意识比较淡薄。

然而当时的情况是“发展是硬道理”,改革的事还顾不上。在92年-94年的大发展中,苏南地区在两个方面上了台阶,一是“造城热”中各县市城市市容建设极大改观,二是“三外热”中外向经济上了新水平。而这两件事也都是由政府做成的。

关于政府的这种主导作用可能苏南以外的同志不大好理解。我举三个例子,一是政府统一划出地皮,规定楼层高度,各局、委、办“谁家的孩子谁家抱”,没钱,自己想办法去拆借,去集资,有些楼盖起后无钱装修,无法利用,有些高楼的一半房间闲置,有些因没有效益,无法还钱,被法院拍卖或抵押,有些职能部门千方百计利用自己的权力加重企业和百姓的负担;二是每个乡镇和各有关经济职能部门引资、合资项目数、到帐外资数都有从上面布置下来的硬任务,否则,政绩考核一票否决,此种情况下,为应付上面,出现了很多假合资。为此,苏南各县市97年普遍清理过一次。三是欲来此投资的台韩港日的外商们都知道一个简单道理:要谈投资只能找镇书记,厂长说了不算,镇长说了也不算。了解一点苏南背景和东方文化的外商都知道市场资源掌握在谁的手中。而且他们也深知,法治虽然靠得住,但人治更来得快。正如研究苏南模式的专家朱通华先生所概括的:“县乡干部是企业的实际决策人。”(朱通华、孙彬,《苏南模式发展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156页)。

(荏苒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