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话更易煽情:“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真相

2016-01-05 20:49:33

中国教科书中旧上海“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桥段广为人知,与电影《东方红》、《精武门》等中一再重现的脚踢“东亚病夫”牌匾一样,大涨了民族的气势。在现代翻历史旧案的风潮下,“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是否真的存在的问题被提了出来,背后又有怎样的隐情。本文选自2014年12月30日《文汇报》,作者熊月之。


旧上海外滩公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木牌

外滩公园是否存在过“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示?这是个老问题,也是个不时被人重新提起、容易引起公众兴趣的大问题。日前,文艺评论界对作家陈丹燕《公家花园的迷宫》等作品进行讨论。有媒体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示被陈丹燕“证伪”了,网上亦有很多转帖。于是,这个话题又被人们说起。有友人来电问:“那牌子是真的假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十年以前,历史博物馆薛理勇先生发表《揭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流传之谜》一文,称那一牌示“纯系误传”,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其后,英国毕可思、美国华志建、日本石川祯浩等学者,都写过关于这一问题的文章,上海学者所写关于这一问题的文章更多。我以为,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是比较清楚的。陈丹燕的贡献是,她立在历史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将文学与史学结合起来,深挖这一故事背后的人物生平与思想,特别是颜永京等人反对租界歧视华人的活动,对于人们理解那段历史,理解有关那一牌示问题,很有帮助。

外滩公园自1868年建成以后,华人是否可以入内,在不同时期情况是不一样的。

从存世材料看,外滩公园建成后的十多年中,并没有公开挂牌禁止华人入内,但工部局授令巡捕,禁止衣冠不整的下等华人入园的事情是常有的。还在1878年,《申报》就发表要求开放园禁的文章,内称香港之公家花园,先前也不准华人出入,但自港督易任后,以此事殊属不公,遂裁去此令,华人得以入园。上海与香港事同一律,弛于彼而禁于此,这是什么道理?文章强调花园创建时,所用钱款包括华人的税银在内,今乃禁华人而不令一游,很不公平。从1881年到1889年,一些洋行买办与有西学背景的华人,自诩为体面华人或上等华人,如颜永京、唐茂枝等,不断向工部局抗争,争取入园权。1889年,经上海道台龚照瑗出面交涉,工部局终于让步,由租界公花园委员会或工部局秘书长,酌发华人游园证,每证可带四人,限用一星期。1889年共发游园证183张,全年入园华人估计有7七百来人。这段历史说明,在一段时间内,工部局是有限制地允许华人进入外滩公园的。

1890年情况有所变化,一是入园游览的中国人比以前大为增多,人满为患,影响了外国人的游览;二是华人在公园里出现一些不雅现象,有人随意采摘鲜花,践踏草坪,有人欲独坐一凳,不肯与人共坐;三是有人在游园券上弄虚作假,如更改日期,过期的入场券再拿来使用等。于是,工部局在苏州河南面新建了一个很小的新公园(亦称华人公园),以应付华人,同时严禁华人进入外滩公园。此后,一直到1928年禁令取消,才让华人入园。

那么,“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话要分两面说。

(荏苒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