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乔海燕:“四清”运动时的离奇改选


 
【多维历史】1964年的冬天,一支工作队在河南新乡的七里营公社搞“四清”(1963-1966年左右开展的清政治、清经济、 清思想和清组织的运动)。

工作队有一个重要成员,就是省委的一位书记。书记牢记毛主席“解剖一只麻雀”的教导,在七里营挑选了一个叫“龙泉”的生产队,作为自己了解运动、观察形势、总结工作的“点”。书记虽然是工作队成员,并不经常进村,就在省里住着。但是,他很关心“点”上的运动。在书记的指导下,龙泉生产队的“四清”进行的比较顺利。

“四清”刚开始时,在农村以查经济账为主,查基层干部多吃多占、贪污、挪用公家的钱财、睡人家老婆、搞投机倒把,等等。搞了一阵,中央有了新精神,指导思想转为以阶级斗争为纲,清查由经济转向思想,就成了政治运动。

在中国,政治运动的最终目的就是换班子,你下我上。“四清”的时候,就认为农村基层干部统统被资产阶级糖衣炮弹打中,是赫鲁晓夫式的修正主义分子,正带领贫下中农奔向资本主义。因此,需要全部撤换。要把在运动中经过考验的、优秀的贫下中农选进新的领导班子。

龙泉生产队也要撤换修正主义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旧领导,选举新人上台。由于有省委书记指导,运动之初就定下了改选的调子。所以,虽说准备工作以“背靠背”的形式进行,工作队员却反复的明察暗访,挨门挨户说服教育,要保证改选顺利进行,保证四清积极分子上台。

即将下台的生产队长姓花,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村里人称“蔫儿不唧”,又称“低头汉”,属于光干不说那种。花队长祖辈在本地生活,远近都知道。他属于“抗日战争扛过枪,解放战争渡过江”那种人。成立人民公社后,当了生产队长。

他的主要罪状有两条,一条是有一年队里烧了两窑砖,他光天化日之下强占了一窑,又偷偷挪用队里几根木头,给自己家盖了三间瓦房。社员很有意见,这条罪状最严重,有民愤;另外一条,有群众反映,花队长冬天好开队委会,其实没有事,几个人凑到一块儿闲扯蛋,等到半夜,一干人等到场上吃熬菜,用队里的柴火、菜和油,检举人列举年月日,工作队能落实的也有三五次。

因此,这次“四清”运动,花队长的罪状上纲上线,与资本主义挂钩是没有问题,但是要定个“修正主义”,而且与赫鲁晓夫有干系,工作队就拿不定了。于是请示书记。书记说,干部变质,就是修正主义。只一句话定性,修正主义也有了,花队长在打倒之列。

本来,除下台外,工作队还拟了个退赔方案,交给龙泉生产队的贫下中农协会讨论。吃进肚子里的食儿,怎么退?怎么赔?谁看见吃了多少?也说不清,贫协讨论不出来结果;还有房子,要是扒了的话,人家住在哪里?花队长一家老小七八口,他本人打日本时是民兵,打老蒋是民工,跟着大军一直打到浙江舟山,他老父亲六十多了,是老土改、老贫协,也叫他住荒天野地?所以,盖三间瓦房和多吃多占这两项退赔都讨论不下去。贫下中农拿不出意见,工作队汇报到省委书记那里,书记沉吟多时,指示:就叫他下台吧,退赔就算了,也体现党治病救人的政策。

龙泉的贫下中农一听说花队长要下台,要选新队长,还要改选队委会,开始很热闹,骚动了一小会儿。
首页上一页 1 |2|3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