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朝鲜战争中38军最神秘军令曝光 令人难置信


【多维历史】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两个人都听到的命令,看来是不会错了。理由看来是为了保密。

大小便会泄露军事机密?大家心里颇为疑惑。当然,军令如山,既然是命令,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就只有执行的份儿了。

问题是,师卫生院还有一大帮女兵和伤员,也是一夜不许大小 便?!

医院院长是个三八式的“老”干部,在冀中打过游击的,虽然只有不到四十岁,因为做事细致,体贴下属,在军中绰号“老太太”。几个干部中属他级别高,大家都看着他。“老太太”从军多年,倒不会质疑命令,但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这命令从现在就开始执行吗?那到什么时候解除呢?

你等我回去问问。通信员打马而去。

不一会儿,通信员飞驰回来,道:师长说了,天黑以后开始执行,今天夜里情况比较危险,让大家多忍耐一下,互相帮助,克服困难,明天早上和三三五团会合以后,就没必要这样紧张了。
首页上一页 1 |2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