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徐向前李先念相交60年 临终说出三条遗愿

【多维历史】李先念说:我真正认识徐帅,是在红三十三团当政委时。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就熟悉了,他和我特别好。

1929年6月,受中共中央的委派,徐向前从上海经武汉来到鄂豫边区,任红十一军第三十一师师长。同年春,李先念率黄安县九龙冲乡游击队编入新扩建的红三十一师第五大队,任副班长(后代理班长)。

徐向前带兵严字当头,要求一丝不苟。出操站队,立正稍息,瞄准射击,单兵动作,样样都按正规要求训练,还有政治教育、文化学习、群众工作等,每天都安排得紧而有序,对游击队的“游击”习气进行了彻底改造。在这过程中,李先念严格要求自己,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不仅很快适应部队生活,而且还受到上级和同志们的好评。

徐向前到鄂豫皖后指挥红三十一师连续粉碎了“罗(霖)李(克邦)”、“鄂豫”、“徐(源泉)夏(斗寅)”三次“会剿”。就是在这三次反“会剿”战中,徐向前认识了李先念。

1931年10月17日,陂安南县苏维埃政府召开“扩红大会”,县委书记郭述声、县苏维埃主席李先念相继讲话。李先念说:这次参军,大家自愿报名,我带个头,首先报名,郭述声支持我,苏维埃政府的同志也支持我。李先念率众参军以后被编入红四军第十一师第三十三团,任政治委员。1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宣告成立,徐向前任总指挥,从此两人的接触就多了起来。11月10日,在徐向前直接率领下,李先念第一次参与指挥作战。他与团长吴云山率第三十三团与兄弟部队配合,攻打课子山,由于敌防御工事坚固,未克。18日、19日攻克高桥河、桃花店两据点,全歼守敌一个团。

12月28日,在攻打障山阵地时,红三十二团居左,红三十三团居右,居中的红三十一团首当其冲。由于该团第五连疏于戒备,被敌打了个措手不及,丧失了阵地,全师的阵线当即被撕开一道口子,敌逼近师指挥所,严重威胁设在不远处的方面军总指挥部的安全,战况十分危急。徐向前闻讯后,率手枪队亲临前线,并急调另两个团配合红三十一师从左、中、右三面反击敌人。在战斗中,李先念身先士卒,率部猛烈向敌右翼包抄,插入敌军的侧背,杀得敌军四处逃窜。李先念临危不惧,敢打敢拼的精神给徐向前留下深刻印象。

在第三次反“围剿”的黄安、商(城)潢(川)、苏家埠、潢(川)光(山)四大进攻战役中,李先念、吴云山领导的红三十三团因纪律严明,战术灵活、作风顽强、战绩突出,被鄂豫皖中央分局和军委授予一面红旗,命名为“共产国际团”。这是鄂豫皖红军史上的首次任命,是最高的荣誉和奖赏,使李先念和全体指战员深受鼓舞。

李先念在四大战役中学习了战争,他对徐向前的每次战役、战斗部署都悉心研究,对徐总指挥的每一个决策都细心揣摩,结合实践,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还经常当面向徐向前请教,谈敌情我情、谈作战构想、谈古代用兵之策。徐向前称赞他是一位肯钻研、善动脑的将领。正是在徐向前的带领下,经过战争的锤炼,李先念初步掌握了战争的游击术,为未来指挥师团、军团、大兵团作战,灵活运用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克敌制胜,奠定了坚实基础。通过战争的锻炼,徐向前逐步发现李先念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才。李先念也通过战斗,从徐向前那里学到了不少作战经验,所以后来他经常说:“在军事上,徐向前是我最好的老师。”

李先念说:我和徐帅最熟悉是在四川,那时徐帅一休息就住我们那里,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

首页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