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十天十夜沒想通為何印度搞我們

2017-07-17 08:15:33

在反擊印度前夕的1962年9月中旬,毛澤東同周圍的人談話時也說,想了10天10夜,總想不通尼赫魯為什么要來搞我們?本文摘自2012年第42期《中國新聞周刊》,作者徐焰,原題為《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決策內幕》。


1969年毛澤東出席中共九大(圖源:VCG)

1962年9月中旬,中印邊界局勢日益緊張。前沿哨所的報告電報越過層層上級,直接发到總參值班室,副總參謀長楊成武接報后,往往只過几分钟就向毛澤東汇報

彈指一揮間,1962年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已經過去了整整50年。

由于中國方面長期爭取同印度恢复和維持友好关系,對那一仗采取低調處理,在公開媒體上很少談及,社會上許多人不大了解此事,且對一些決策很不理解。

20多年前,筆者曾向在反擊戰期間任副總參謀長的楊成武上將、具體負責籌划的總參作戰部副部長雷英夫少將、周恩來的軍事秘書周家鼎和對印反擊作戰前线指揮部政委陰法唐等親历者,詳細詢問過那場反擊戰的決策始末。后來,又看過相关的历史記錄,并同当年曾參戰的印度退休將軍有過會談交流。如今,不少前輩已經作古,他們当年的業績卻不應湮滅在历史記錄之外。

另外,回顧当年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做出決策的過程,今天的人們仍然可以看出其中所體現的非凡的膽略和魄力、所堅持的自衛原則以及努力以和平方式解決邊界問題的原則,這對理解当前的中國對外政策,仍然有參考價值。

筆者同当年在毛澤東、周恩來身邊參與過對印反擊作戰研究和決策的前輩們談起此戰時,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感慨,那就是中國方面原來真是不想打這一仗。在反擊前夕的1962年9月中旬,毛澤東同周圍的人談話時也說,想了10天10夜,總想不通尼赫魯(注:即当時的印度總理)為什么要來搞我們?

当時中國的戰略重點在東部而不在西部,主要是應對美國及其支持的台灣当局的威脅,本不想樹敵于印度。毛澤東親筆修改中國大使致印度外交部的信,也說明了這一點。但印度不滿足于在中印邊界東段享受英國殖民当局划下“麥克馬洪线”而留下的侵略成果,還要在西段再挖一塊,入侵西段的阿克賽欽地區,才逼得中國不能不出手。

中印兩國之間的邊界,在历史上從來沒有划定過。兩國長期以難以逾越的喜馬拉雅山和喀喇昆侖山為大致的分界,形成了傳統的習慣界线。

英國統治印度時,曾兩次派兵入侵西藏并留下駐軍,1914年在中印邊界東段又秘密划定過一條非法的“麥克馬洪线”,二次大戰期間還派兵占領了該线以南的大片土地。1947年印度獨立后,繼承了英國在西藏的特權和侵略成果。

至于中印邊界西段的阿克賽欽地區,历來是從新疆入藏的重要通道,由中國管轄,有3万平方公里。新疆軍區部隊于1951年入藏時,便進駐這里。印方從1954年起卻對此地提出領土要求。

新中國成立后,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領導人從戰略全局著眼,在上世紀50年代一直把印度視為和平中立的力量來爭取,對邊界爭端主張以互諒互讓來解決。印度總理尼赫魯只在1954年來華訪問過一次,中國總理周恩來卻在1954年至1960年間四次訪印,由此也可見中方的誠意。

1959年以前,兩國的主要爭端不是邊界問題,而是西藏問題。当時印方對中國實行的是兩面政策:一方面公開发展對華关系,一方面卻又秘密支持西藏分裂主義分子的活動。

1959年春,西藏叛亂全面发生,印度領導人表示“同情”,并以高規格接納出逃的達賴。解放軍追擊向印度逃竄的叛亂武裝時,接近“麥克馬洪线”,在线北的朗久地區同接應叛匪出逃的印軍发生了第一次武裝冲突。接著,印方武裝人員入侵新疆的空喀山口,向中國邊防人員開槍,挑起了流血事件。印度政府利用西藏問題和邊界冲突,在國內掀起反華浪潮。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