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劍英徐向前互相怒拍桌子:我來擔当

2017-07-17 03:08:23

徐向前在文革中大概只拍了一次桌子,发了一次火,說明他實在是氣極了。因為徐是全軍文革組長,不能不顧江青這個顧問的面子,所以是站在比較中間的立場上的,拍桌子主要是對著蕭華的,追問他躲到哪里去了。這当然冒犯了葉劍英,所以葉拍桌子是明確對著徐向前的。葉劍英怒斥徐向前:如果有窩藏之罪,我來擔当!本文摘自《晚年周恩來》,作者高文謙。


徐向前(左)和葉劍英紅軍時期的合影(圖源:VCG)

中共黨內元老派的集體諫諍被毛澤東強力壓下去,潰不成軍。善于在政治風浪中游泳的周恩來雖然度過劫波,卻失去了與文革派相抗衡的陣地,勢單力孤,淪為中央文革的小伙計,不得不對江青一干人低首下心,甚至說出這樣的話來:“以后你們作決定,我給你們辦事。”

這場史稱“二月逆流”的抗爭,首先是從軍隊開始的。自從去年十月間中央軍委和總政治部根据林彪的提議,发出《緊急指示》后,軍隊院校的造反派也像地方院校一樣蜂擁而起,成立了五花八門的群眾組織,踢開黨委鬧奉命,四處串連,在查找“黑材料”的名義下,冲擊上級軍事領導機关,進而圍攻國防部大樓,軍隊由此日益卷入文革的狂瀾之中。

本來,林彪此舉是想配合毛澤東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线”的戰略部署,并趁機在軍中排除異己,結果卻引火燒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包括國防部等最高統帥在內的各級軍事領導機关不斷遭到冲擊,軍隊的各級領導人也遭到和地方黨政領導干部一樣的厄運,被揪斗、游街,罰跪、撕掉領章和帽徽,甚至性命不保。像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就慘死在造反派的手里,就連林彪的親信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等人也未能幸免造反派的揪斗,不是被迫東躲西藏,就是被关在地下室里,悶得半死。一時間,各軍區紛紛來電告急求救,叫苦不迭。

對這种自毀長城的搞法,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等軍中老帥憂心忡忡,認為內憂必然引起外患,因此力主保持軍隊的穩定,提出“地方越亂,軍隊越要穩”。這樣,在軍隊是否也像地方一樣開展“四大”(即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的問題上,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葉帥等人始終按兵不動,與急于把文革禍水引向軍隊的中央文革形成頂牛,雙方发生過多次面對面的交鋒。林彪則首鼠兩端,既不想改變緊跟毛澤東的姿態,同中央文革鬧翻,又不願意軍隊大亂,禍及自身,一直躲在幕后避免明確表態。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中央軍委在京西賓館召開擴大的常委碰頭會,商討軍隊開展“四大”的問題。會上,几位老帥與江青、陳伯達的意見針鋒相對,互不相讓。陳、江轉而遷怒于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蕭華,指責軍隊運動沒有发動起來,總和中央文革唱對台戲,責任在總政,宣稱“解放軍已經跌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并給蕭華戴上了“資產階級政客”的帽子,責令蕭華当晚到他們已經通知召開的工人體育場十万人大會上作檢查。對此,葉劍英、聶榮臻兩位老帥提前退出會場,以示抗議,并立即向毛澤東,周恩來報告此事。

周恩來看出這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蕭華一倒,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葉劍英也將難保,軍隊勢必大亂。于是,他立即回話:沒有我的命令,蕭華不能去大會作檢查。并和葉一同趕到毛澤東那里請示汇報,制止了這次大會的召開。但是,還沒等毛保蕭的指示傳達下來,軍內造反派已經聞“風”而動,連夜抄家揪人。蕭華從后門逃脫,跑到西山葉劍英家躲了起來。

(惠風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