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鑄之女陶斯亮放話:人民已經為林彪平反

2017-07-16 02:24:35

2014年是林彪集团核心成員李作鵬、邱會作的百年誕辰,在“李作鵬、邱會作百年紀念贈書會”上,與會紅二代分别作了发言。陶鑄之女陶斯亮稱:“我覺得現在今天參加這個邱會作叔叔和李作鵬叔叔的這個活動,我覺得有個想法,就是不管過去怎么樣,人民已經為他們平反啦……不論是林彪叔叔,永勝叔叔,吳法憲叔叔、李作鵬叔叔、邱會作叔叔,其實人民已經都是在正面看,已經銘記了他們,認可了他們的丰功偉績。”以下是回憶发言實錄,摘自第四野戰軍第一門戶網站。


2006年11月16日,陶鑄之女陶斯亮出席暨南大學百年校慶活動(圖源:VCG)

李冰天:父親李作鵬臨終前說自己的骨頭都是紅的

尊敬的各位老大哥、老大姐,尊敬的各位戰友、朋友、同學們,尊敬的各位嘉賓:

大家好!

今年四月是我父親和邱會作伯伯誕辰一百周年。邱伯伯是4月16日生人,我父親是4月22日生人。我和路光大哥在這里共同請大家聚會,這是一個很真情、很友情、很親情的聚會。我首先代表邱、李兩家人衷心感謝大家的光臨!

我父親和邱伯伯都是江西老表,是窮苦人出身。他們和其他老前輩一樣,在生與死的戰火考驗中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是無話不說的老戰友、老朋友。

在“紅旗卷起農奴戟,黑手高懸霸主鞭”,“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的革命浪潮中,他們15、6歲就參加了革命隊伍,在毛主席和共產黨的領導下,在很多老領導、老首長的培養教育下,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中,在硝煙彌漫的槍林彈雨中,在他們的英勇奮斗中,不斷成長、不斷進步。雖然,他們的后半生非常艱辛、非常坎坷,但他們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斗的崇高理想,他們對黨的無限忠誠,他們對共和國的真摯熱愛從未改變過。

在我父親的遺物中,有他精心保存了—輩子的三千多張珍貴历史照片。這些照片都是历史的真實記錄。

2011年,我父親的《回憶錄》出版之后,我和我弟弟李炎天,用了兩年多的時間,仔細整理和修補照片,終于完成了這本紀念冊。我們給紀念冊取名為《滄海永生》。路光大哥和妹妹京京也和我們一樣,認真編輯整理了—冊《邱會作画傳》。

今天,我們將紀念冊和画傳獻給我們敬愛地父親和母親。也送給在座的各位嘉賓。

《滄海永生》和《邱會作画傳》都收錄了兩百余張历史照片。它真實記錄了父輩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奮斗的艱苦經历,真實記錄了父輩為新中國軍隊建設的不懈努力。他們的一生曾親身經历了許多次刻骨銘心的時刻,而珍藏的老照片,正是那一历史時刻的瞬間定格。

在這些老照片中,同時還記錄著父輩生前各個時期與几百位老領導、老戰友的合影。他們曾是一個戰壕戶并肩作戰的生死戰友,也曾為新中國的軍隊建設一起奮斗。他們的血與汗流在一起。他們都是真正頂天立地的革命軍人。

這些历史照片給我們留下的不僅是回憶,更重要的是通過老照片的內涵,薪火相傳著革命前輩的理想、信念、意志和傳統。

回顧戎馬四十年,邱伯伯說:“我們家是三代同堂鬧革命,那時我剛剛十五歲。經過了槍林彈雨,經過了艱苦歲月,經過了南征北戰,在黨和毛主席的教育培養下,我逐漸成長起來了”。我父親也常說“戰功應記給那些犧牲在戰場上的無名英雄。我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普通一兵!”

我們的父親和母親都是革命軍人。面對生生死死和起起伏伏,他們用鋼鐵般的意志實踐著“永不叛黨”的誓言。

晚年,邱伯伯對胡阿姨說:“我是江西的窮苦人,你是陝西的窮苦人,不參加革命我們怎么能走到一起,我們參加革命是對的!”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