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元帥曾拒絕蔣介石五百万光洋

2017-07-16 01:08:15

有人問過賀龍:“聽說你曾經70次找黨,要求參加共產黨?”他回答說:“我也記不清了,算上历次的要求,沒有70次,恐怕也有几十次吧!”為了這份初心,他拒絕了蔣介石送來的500万光洋和武漢衛戍司令的頭銜;將自己一手拉扯起來的軍隊毫無保留地交給了一個年幼的政黨,直至全軍尽墨。本文摘自一點資訊,作者長征后衛薛伯陵,原題為《從草莽英雄到開國元帥——一位舊軍人的打怪升級之路》。

在文革中,賀龍被指控為准備推動“二月兵變”而被打倒,慘遭迫害。1969年6月9日,病重的賀龍沒有得到有效治療后慘死。死后,遺體被偷偷火化。(圖源:VCG)

一封申請訴忠誠——革命低谷中的道路抉擇

這是1927年8月底的第一天,南昌起義部隊南下瑞金的途中,一位軍官找到了周恩來,遞上了自己的入黨申請書:“讓我入黨吧!我把一切都交給共產黨了,黨叫我怎么辦就怎么辦!”這位軍官不是别人,正是時任南昌起義總指揮的賀龍。對于這樣的入黨誓言,生處和平年代的我們也許都不陌生,然而只有將历史翻回80年前的那一頁,你才能體會這句話之于中國革命的分量。南下的路上,反動派重重阻截,妄圖把這支新生的軍隊扼殺在繈褓之中;由于部隊成分的复雜,起義軍中的一些人對革命的前途產生了迷茫和顧慮。“根本信仰不同,主張亦異,惟有待機定進退。”剛剛離開南昌,左翼總指揮蔡廷鍇便帶著一個師率先叛逃;在決定生死的湯坑之戰中,团長歐震陣前倒戈,讓起義軍返回廣東重新北伐的計划徹底淪為泡影。

隨著戰局的惡化,一些部隊“師長、团長均皆逃走,各營、連長亦多離開”,就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考慮自己的后路的時候,賀龍卻毅然選擇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了共產黨:“跟著共產黨走,才有出路。”這樣的話,在南昌起義之前,賀龍已說了無數次,然而当時的中共領導人雖然將起義總指揮的重任交給這位著名的左派將領,但在吸納他入黨的問題上卻是顧慮重重。我們無法架空历史去苛責当時的決策者,畢竟這樣的謹慎來自于血的教訓,在軍閥混戰的舊中國,想要找“出路”的人實在太多,為了權和利,一些昨日還以“同志”面目出現的人轉眼就在背后舉起了屠刀,革命或反革命在他們眼中都不過是一條“出路”而已,這讓年幼的共產黨如何去相信這樣一個出身草莽、手握重兵、蔣介石、汪精衛都想極力拉攏的舊軍人呢?

大浪淘沙,大革命中的血與火足以讓投機者現形,也足以考驗真革命者的忠誠與堅強。這一次賀龍終于得償所願,在瑞金的一座學校里,他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這份珍貴的入黨申請書,至今還保留在南昌起義紀念館中。

解放后有人問過賀龍:“聽說你曾經70次找黨,要求參加共產黨?”他回答說:“我也記不清了,算上历次的要求,沒有70次,恐怕也有几十次吧!”為了這份初心,他拒絕了蔣介石送來的500万光洋和武漢衛戍司令的頭銜;將自己一手拉扯起來的軍隊毫無保留地交給了一個年幼的政黨,直至全軍尽墨。在当時的各路軍閥、政客眼中,這是一次輸的血本無歸的“投資”。“大路不走走小路,皮靴不穿穿草鞋”,放棄亂世中人人求之不得的榮華富貴,去追隨一個血雨飄搖中前途未卜政黨。這种“任性”的抉擇,除了信仰,我無法解釋。

兩把菜刀鬧革命——百折不撓的革命信仰

(关嶺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